返回
昔日民营电影“一哥”王中军,靠抵押设备借4000万度日?

导读
7月3日晚间,华谊兄弟发布售后回租公告,公司将下属4家影院的放映设备及附属设备、设施开展售后回租融资租赁业务,融资金额4000万元。王中军夫妇、王中磊夫妇为此次售后回租融资租赁业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640.webp.jpg


进入2019年暑期档,华谊兄弟遭遇接多起电影撤档风波,《八佰》、《小小的愿望》接连遭遇撤档,导致华谊兄弟资金就无法回笼,没有办法进行下一步投资,现在竟然到了靠抵押设备来换钱的地步。


根据公告,为实际经营的需要,华谊兄弟拟以旗下全资子公司拥有的下属4家影院的放映设备及附属设备、设施与河北省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开展售后回租融资租赁业务,融资金额为人民币4000万元,租赁期限为24个月。一位电影业内人士指出:“将旗下固定资产拿出来通过融资租赁的形式融资是一个不错的办法,但在业内真的不多见,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华谊兄弟真的很需要钱。”在影视资本寒冬之下,几乎每家影视公司都在为融资发愁,而作为昔日的“电影一哥”华谊兄弟而言,对资金的渴求似乎更大。


对于抵押设备融资的原因,华谊兄弟在公告中表示,在影院行业竞争加剧、运营压力不断增长的整体环境下,此次拟开展的售后回租融资租赁业务,是华谊兄弟全资下属影院管理公司基于影院业务自身特性积极拓展融资渠道的创新探索。通过盘活存量资产提高资金循环能力,以满足影院业务经营和发展的实际需要。


为找钱疲于奔命


640.webp (1).jpg


结合财报来看,2018年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华谊兄弟的亏损额接近12亿元。不断增加的亏损,成为压在华谊兄弟身上的一座大山。


更令人无奈的是,原希望电影《八佰》能够打一场翻身仗的华谊兄弟,掉进了一个无底洞。


6月25日,经片方与各方协商,《八佰》取消原定7月5日公映安排,暂别暑期档。这部电影相当于华谊兄弟的年度巨制,据相关媒体此前报道,该电影投资额超过5亿人民币。除此之外,7月5日,华谊兄弟投资的另一部电影《小小的愿望》(原名《伟大的愿望》)也宣布改档。


据报道,自今年6月份以来,王氏兄弟频繁质押股权缓解资金压力,截至7月3日,王中军累计质押共计5.71亿股华谊兄弟,占其持全部股份的90.77%


2019年1月,华谊兄弟曾连发数条公告宣布融资,其中包括质押英雄互娱20.17%的股权子公司北京华谊兄弟娱乐投资100%的股权、位于海南的3套别墅、东阳浩瀚65.8%的股权、华谊影城(苏州)14.29%的股权、7部影片收

益的应收账款、10家影院未来的票房收入等。


昔日的民营电影一哥


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一家知名综合性民营娱乐集团,由王中军、王中磊兄弟在1994年创立。


640.webp (2).jpg


因每年投资冯小刚的贺岁片而声名鹊起,随后全面进入传媒产业,投资及运营电影、电视剧、艺人经纪、唱片、娱乐营销等领域,在这些领域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并且在2005年成立谊兄弟传媒集团


2009年9月27日,证监会创业板发行审核委员会公告,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首发)获得通过,这意味着华谊兄弟成为了首家获准公开发行股票的娱乐公司; 也迈出了其境内上市至关重要的一步。


2015年是华谊兄弟公司的顶峰,当年,华谊兄弟的净利润达到9.76亿元,创下上市以来的最高峰。董事长王中军的财富则达到140亿元


2017年5月11日,华谊兄弟传媒集团入选第九届全国“文化企业30强”


到了2018年,在胡润百富榜上,王中军的财富为65亿元,这已经是连续第三年财务缩水,与2015年相比,缩水了整整75亿。王中磊的财富则已经退至20亿元,刚刚够的上胡润百富榜的上榜门槛。昔日的民营电影一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买买买后遗症


有了钱的王中军很快开始了自己买买买的道路,2014年11月,在纽约苏富比,王中军以约3.77亿元人民币拍下了备受瞩目的梵高油画《雏菊与罂粟花》。2015年5月5日,再次在纽约苏富比的拍卖会上,以1.85亿人民币拍下了毕加索于1948年创作的油画《盘发髻女子坐像》。就连曾巩的《局事帖》也被其已2.07亿元的高价收入囊中。


640.webp (3).jpg


仅从公开信息来看,从2014年至2016年间,王中军花在名画购置上的钱就已经超过了7.6亿元。

2017年,王中军在拍卖场上似乎没有大动作,但在这一年,他斥资打造的私人美术馆于9月25日在北京顺义低调开张。坐落于温榆河畔的“松美术馆”,总占地面积22000余平方米,以安居客上该地段每平米6.5万的房价计算,该馆单地价即达14.3亿


除此之外,2015年11月,华谊兄弟还以10.5亿元的价格,收购了东阳美拉70%股权。其中冯小刚转让了其原持有的69%的股权。在此次收购中,华谊兄弟与东阳美拉制定的“业绩对赌”规定了高达1亿元的2016年税后净利润,然而据年报显示,2016年其净利润为5511.39万元。


不过,大手大脚的日子让王中军感受到了钱是如此不禁花。从2016年开始,华谊兄弟的净利润逐年消退,到2018年年末,净亏损已经达到10.93亿元,扣非后的净亏损更是达到11.81亿元。


面对2018年的亏损,王中军曾经反思,华谊兄弟电影业务团队存在“执行力不足”、“花钱大手大脚”、“员工互相甩锅”等问题。“几个亿成本的戏,两句话就拍了。”这是对华谊兄弟多部电影投资失败的真实写照。


面临困境的并不止华谊兄弟一家,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指出:“去年以来,资本大退潮,行业内上市公司市值大衰退也是重要原因。从2016年影视行业上市公司市值高峰到现在,整个影视行业上市公司市值平均下跌72%,现在影视公司市值只有过去三分之一不到,一家上市公司市值跌个80%是正常跌幅,这种情况下资本是无法进入的。” 

关键字:胡润百富、王中军
编辑:袁慧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