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2年花了千万,赢了商标的鹿角巷还有翻身的机会吗?

导读
当年鹿角巷推出鹿丸鲜奶的时候,可能根本没有料到接下来它会用长达两年的时间、耗费千万资产,去争夺一个商标的归属。更想不到的是,这两年的焦头烂额换来的,是新茶饮市场在迅速崛起后完成了“论资排辈”、趋于稳定。如今这片江湖,还能有鹿丸鲜奶的一席之地吗?

经过两年多的拉锯,正牌的鹿角巷终于获得了43种商标的注册权,但是市面上七千多家山寨鹿角巷早已在此之前赚了个盆满钵。甚至即使鹿角巷不来“正名”,他们也可能已经准备改换门头、重新山寨别的潮牌继续赚钱了。


640.webp.jpg


真正亏了的,只有正牌的鹿角巷而已。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不仅陆续为了商标和山寨支出了千万费用,更可惜的是错过了新茶饮市场井喷式发展的最佳时刻。

 

一场商标之争


2013年,正牌鹿角巷成立于台湾,仅用了短短几年的时间,就将生意扩张到了日本和加拿大等地。可以说,在正式进军内地市场之前,它已经是一个准网红品牌了。在这期间,已经有一些山寨店铺出现,甚至有心人已经在此时抢注了商标,为后来了的商标拉锯战埋下了伏笔。

 

2017年9月,正牌鹿角巷在上海开设内地第一家门店,其盛况和后来的喜茶有过之而无不及,两小时以上的排队、网红和普通消费者积极打卡拍照并上传网络等操作都是标配。


640.webp (1).jpg


当各种“鹿角巷”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时候,正牌鹿角巷才明白自己低估了商标注册所需要的时间,至少9月开店、8月才提交申请是远远不够的。


2018年5月,本着先来后到的原则,虽然邱茂庭是正牌台湾鹿角巷的持有者,但其申请依旧由于“有近似商标”而被驳回。后续公司虽然提出了异议,可这种审核毕竟需要时间,在此期间,已经有将近5000多个鹿角巷商标抢注发生。


640.webp (2).jpg


同时,山寨公司们为了拖延时间、赚够“鹿角巷”商标的快钱,陆续在正牌鹿角巷商标公示期提出异议,导致正牌公司不得不挨家答辩,又一次拖了半年左右的时间。


这么一来二去,正牌鹿角巷的商标归属之争被拖了两年多的时间才尘埃落定,而期间为了维权,它已经花费了近千万。


错失最佳时刻


耗资千万去维权固然是高成本,但错过占领新茶饮市场份额的关键期,才是正牌鹿角巷最大的损失。


鹿角巷忙着维权的两年多,恰好是新茶饮市场风生水起的两年多。


喜茶、乐乐茶、奈雪的茶以推陈出新的口味、丰富的联名营销、拓展第三空间等方式开拓市场,茶颜悦色剑走偏锋、与长沙本土“绑定”成为网红品牌……新茶饮品牌凭借其各自的卖点积极抢夺这个还没有被瓜分完的市场。更有因周杰伦的偏爱而风靡起来的Machi Machi,趁着热度占有一席之地。


640.webp (3).jpg


这些新品牌不仅在产品研发、门店设计、品牌营销方面下足了功夫,还不断开拓其产品类别,将咖啡、酒类、面包等内容都囊括到了自己的品牌下。从单纯的卖奶茶到如今的品牌形象特色和品牌文化输出,新茶饮品牌们早已将这个市场做成了当下年轻人生活、社交的新市场。


面对这样的竞争对手,只有一杯并不那么难研发的“鹿丸鲜奶”的鹿角巷,是否还能后来居上呢?


2020能否再出发


被商标抢注所“拖累”的鹿角巷,耗费了钱财、错失了市场,如今留给大众的印象依旧是“山寨遍地”“频频关店”……没有人会记得当年它有多么风光,也没有人会关心它也是山寨品牌的受害者。毕竟对于消费者们而言,新茶饮市场从来都不缺选择。但对鹿角巷而言,却是不容小觑的打击,在商标争夺之后,它几乎与大规模的融资无缘了。


没有钱、没有市场认可,未来该如何发展?


640.webp (4).jpg


有消息称,2020年,鹿角巷将会采取“甄选体验店+小面积档口店”的混合模式,前者满足消费者对“第三空间”的需求,并提供外卖所体验不到的饮品和餐点;后者方便学生和白领随时消费。除此之外,产品研发、针对性营销和IP合作也在规划中。


总的来说,2020年的鹿角巷积极性很高,对“收复失地”期待满满,但是这次重新出发的鹿角巷,面对的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新茶饮市场了。成熟的竞品先入为主、各方资本背后操控,大众真的还会给它一个机会吗?

关键字:胡润百富、鹿角巷
编辑:晋慧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