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抢注却有理?日本无印良品竟败诉商标侵权案

导读
12月11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正式宣布日本品牌无印良品的母公司良品计画、无印良品(上海)商业有限公司败诉,必须立即停止侵犯棉田公司、北京无印良品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并赔偿其经济损失50万元及合理开支12.6万元。

日本无印良品败给北京无印良品


一直因为被“山寨”而困扰的日本百货王牌企业无印良品日前被与自己有相同名称的“北京无印良品”公司告上法庭,后者主张其使用同名商标构成侵权。12月11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宣布日本品牌无印良品母公司良品计划、上海无印良品败诉,并责令其必须立即停止侵犯棉田公司、北京无印良品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并赔偿其经济损失50万元及合理开支12.6万元。


1980年诞生于日本的“无印良品”隶属于株式会社良品计画,其在全球均注册有“無印良品”及“MUJI”商标。2005年,该品牌进驻国内,并在上海开设子公司无印良品(上海)商业有限公司,自2012年起,无印良品开始在中国以每年30至50家店铺的速度扩张,以其独特的极简设计风格、可靠而值得信赖的品质以及优秀的营销策略等在日用百货领域独树一帜,被中国消费者广为熟知与喜爱。


640.webp.jpg


事实上,本次无印良品商标之争仅针对的是第24类商标,即布料床单类的商品,具体包括衣物、家纺、床上用品、毛巾、手帕等。即,除了以上品类的商品之外,良品计画仍然可以在其他商品的品名中继续使用“无印良品”商标,而仅有以上商品的商标使用权归北京公司旗下的北京无印良品所有。


判决宣布之后,日本无印良品已在天猫“无印良品MUJI官方旗舰店”发布相关声明,表示将会针对第24类商品的商品进行整改,将其名称从“无印良品MUJI”改为“MUJI”,浏览发现,床单、毛巾等商品名称中确实已经看不到无印良品字样。


640.webp (2).jpg


正牌之争由来已久


为何消费者心中的“正牌”无印良品反而会败诉,这家北京的无印良品公司又是什么来头?事实上,如此判决结果并非北京高院偏袒任何一方,良品计画在商品侵权与被侵权的问题上也早就陷入纠纷已久。


640.webp (3).jpg


2000年,海南南华实业贸易在第24类商品中注册了“无印良品”商标,而后在2004年,这个商标被转至北京棉田纺织品公司所有,也就是本次相关诉讼的原告方。之后北京棉田又在2011年授权其投资的子公司北京无印良品有限公司在中国独家使用该有关商标。


另一方面,良品计画在1999年向我国商标局申请注册了“無印良品”商标,且仅指定在第16、20、21、35、41类商品或服务上,并未有此次诉讼中涉及的第24类商品;2005年,良品计画的子公司无印良品正式进入中国,而一年前的2004年,无印良品这一商标已经为前文提到的北京无印良品公司所抢注并拥有,自然日本无印良品也无法再次注册该商标在第24类商品上的使用。


640.webp (4).jpg


尽管北京棉田在此事上占理,但于情却充满了恶意抢注甚至是山寨之嫌。在之前,其曾经发布声明称其商标的注册与使用与日本无印良品完全没有关联,但显而易见的是,棉田公司旗下的“无印工坊”实体店从装修风格、装潢颜色、产品摆放方式等多个方面都与日本无印良品极其相似,究竟是恶意抢注还是碰巧撞名,相信看客心中早有定论。


屡有发生的恶意抢注


此次良品计画迫不得已放弃其在第24类商品上对于“无印良品”商标的使用权尽管并未对其产生实质性的巨大影响,但是北京无印良品商标存在的合理性无疑会给不了解具体情况的消费者带来混淆,其令人不敢恭维的商品质量也会令不明就里的消费者错误地责怪日本无印良品,这对其品牌形象的影响无疑是负面的。


此类事件早已不是第一次。2010年,苹果公司起诉深圳“唯冠”公司不履行“iPad”商标转让义务,经过两年的诉讼拉锯战,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定苹果公司败诉,需要支付6000万美元以赎回其商标;知名网红“PAPI酱”遭遇过此事,其名下各种类别的商标在她火了之后纷纷被抢注一空,以至于其经纪公司不得花十万元将其买回,而这些抢注的成本仅8000元。如此一本万利,也难怪此类投机行为竟也衍生为一门生意。


640.webp (5).jpg


再回到无印良品此次的败诉,法律界人士认为,良品计画在进入中国市场之前忽略了提前布局注册商标的重要性,是导致其他公司有机可乘,抢先在部分商品品类中注册了“无印良品”这一商标。类似的国际商标侵权案时有发生,这是国际公司在拓展海外业务时需要留心的。

关键字:胡润百富、無印良品
编辑:晋慧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