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这曾经是多少人抢着要的工作,如今年轻人们却避之不及

导读
就在不久前,富士康发出了工人短缺的信号,并表示这一次的短缺直接是对半减少。其他制造业工厂亦是如此。这些工人们去了哪里?有相关数据显示生活型服务业正大幅度吸收劳动力,包括快递、外卖和共享汽车等行业共创造了将近2500万个就业机会。

国内劳动市场正在经历一场变革,除了劳动力供给不断减少之外,年轻的劳动力相对于传统制造业而言,更加倾向于选择生活型服务业,比如快递、外卖等。


数据显示,外卖行业从业者平均年龄在26-30岁,35岁以下占比近七成。且从业人员总数也呈持续上涨的状态。2015年美团外卖骑手人数为1.5万人,2018年第四季度,日均活跃骑手人数已经将近60万人。饿了么旗下蜂鸟骑手注册人数更是超过了300万人。快递全行业2018年约有300万快递员。


美团点评调查显示,与前阵子新闻里刷屏的“大学生送外卖”不同,三分之一的骑手在送外卖之前,职业身份是产业工人。另一部分目前还在工厂里的工人,已经选择在业余时间兼职送起了外卖


微信截图_20190312145609.png


微信截图_20190312145548.png


以年轻人为主要力量的农民工正在快速朝着服务业转移。“宁可送外卖、送快递,也不愿去工厂流水线”几乎已经成为了当下年轻劳动力们的普遍观念。

针对这个现象,某网站展开了话题讨论,不少网友都积极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微信图片_20190312145802.png

微信截图_20190312145945.png

微信截图_20190312150028.png

微信截图_20190312150131.png

微信截图_20190312150205.png



归根结底,影响就业的因素无非那么几个——待遇、发展和个人体验


待遇


从待遇来说,如今许多服务业平均工资都高于制造业。


有数据显示,2017年,顺丰快递员工平均年收入为12.2万,而制造业就业人员平均年收入为6.4万。美团外卖2400万份的日订单带动了360多万家商户和60万外卖骑手,三成骑手的月收入在5000元以上,此外,去年还有200多万兼职外卖骑手从平台获得了收入。


饿了么全职骑手月均收入在8000元以上,算上兼职骑手,月平均也有4000-8000元左右,能力出众的月收入甚至可达3万元。


和服务行业的蒸蒸日上相反的是,工业生产的劳动力价值被低估。据新闻报道,2018年富士康工人的月平均工资为6000元,这已经算是制造业工厂中比较高的工资水平了,据调查,全国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的平均月薪仅为3813.4元。


相差无几的劳动力投入,收入差异却如此之大,年轻人选择服务业也是大势所趋。

 

发展


从发展来说,制造业未必能给年轻劳动力提供他们想要的未来。


一方面,随着制造业成本的增加、环保标准的调整,越来越多的工厂开始向内地或国外迁移,工作地点的改变也降低了制造业对年轻劳动力的吸引力。


timgL5F7V9IS.jpg


另一方面,机器的引入本身降低了制造业对工人的需求,市场对工人的要求也有所提高。


2013年,中国超过日本成为全球最大工业机器人市场,并连续五年保持第一。这个数据对工厂工人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这意味着他们越来越容易被取代,动辄减员近千人的现象比比皆是,工人们的未来只余下两种可能——被裁员,或者从小工人熬成老工人,但除了年龄的增长之外没有任何变化。虽然目前企业对拥有和机器生产相配套能力的技术工人有很大的需求,薪酬也是万元起步,但这并不适合当下大批技术工人。若想要习得这些技能资格,他们必须投入更多精力和财力,远不如趁着快递外卖赚一笔继续后做一些小生意来得方便。

 

个人体验


从个人体验来说,丰富的工作环境才是年轻人们想要的。


新一代劳动力成长于互联网时代,接触的信息很丰富,除了温饱物质满足之外,他们还有更多精神层面的需求,个性也更加鲜明,传统工厂流水线机械式的重复工作束缚了他们精神层面的体验,限制了个性的发挥,并不是年轻劳动力喜欢的工作方式。


timg.jpg


而外卖、快递等服务行业,工作时间更加自由,劳动强度可以自我调节,只要你够勤快,就可以获得丰厚的报酬。除此之外,这类行业可以给从业者接触不同的人与事的机会,充满了新鲜感,这对年轻人而言也是一个颇具吸引力的因素。


总的来说,年轻劳动力从制造业流向服务业是大势所趋的必然,但是对于制造业而言,眼下却未必非要去争取这些劳动力的回流,毕竟由于成本和环保指标调整而引发的工厂迁移、大量采用机器替代人工等调整本身就够制造业消化一阵了。同样的,服务行业看起来薪酬优渥,但实际上也不过是在用汗水赚取报酬。一旦制造业调整完毕后未必不能再次吸引劳动力回流。


关键字:胡润百富
作者:胡润百富    编辑:晋慧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