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张跃:前半生飞行,后半生绘画

导读
张跃的人生可以分为两个阶段 :前半生奉献给了中国民航事业,后半生全情投至于绘画艺术领域。她说, 她最终选择绘画的原因,是因为她感悟到了人生命运的变幻莫测。正因如此,如何牢牢把握自己的命运显 得尤为重要,所以她决定,自己必须拥有一技之长。而在她起步较晚的绘画事业道路上,除了其自身的天 赋与努力之外,她提及最多、感谢最多的,就是那些给予她帮助及鼓励的家人和朋友们。


AORC.jpg

飞行打开绘画视野

出生于上世纪 50、60 年代的人,几乎都有过插队落户做 知青的经历,后来有的人通过努力,抓住机遇,改变了命运 ; 但也有很多人,永久地成为了那些地方的异乡人。 当张跃还在插队落户的时候,一次民航招兵的偶然机会, 改写了她的整个人生。1977 年,由于当时民航隶属空军和 国务院双重领导的原因,张跃就以招兵役的方式进入了成都双流机场候机室当广播员,后因她身体及各方面条件都不错, 又从地勤转为了空乘。几年后,因为婚姻关系,她被调入了 北京民航。而那也是张跃在民航工作的最后一站。 人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从 1977 年至 1987 年,从成都至北京,那时的张跃已经 30 多岁了。她说,自己在民航工 作的那些年,空乘的工作太服务性,她想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专长,因此,她选择了绘画。而画家与空乘这两个截然不同的身份,对于张跃来说,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与众多画家成长经历不同的是,张跃并未从小习画,更不是绘画专业科班出身,但就是种种机缘,她生活在艺术圈中, 长期耳濡目染的熏陶,让 23 岁左右才开始习画的张跃,渐渐产生了自己想要成为画家的信念。 每次飞行,张跃都会带着她的速写本和照相机,她在速 写本的扉页上写道 :“每天画一点东西吧,这样对自己是有好处的。”因此,每到一个目的地,她就会拍下或是画下当地的美景与建筑。在她的速写本上,有英国的乡村老舍 ;有阿拉伯风格的水塘 ;有德国法兰克福的风光……不过由于当时习画不久,画技粗浅,所以每当回看自己当时的速写时觉得都“很可爱”,但其朋友却鼓励地评价说 :“很大师。”渐渐地,随着 张跃的绘画艺术在技巧与认知上的加深,她突然明白了那句 “很大师”的含义——画风和气质很大气也很自我。“后来我才知道,好多表现主义风格的绘画就是这样而来的,表面上, 它的直觉像儿童一样,其实,是通过训练以后回到儿童的那种状态,”张跃解释道。在那个年代,想要领略各国的城市建筑和街头雕塑并非如今日这般简单,但民航为张跃打开了迷人的视野。

张跃在出国前,曾先后在工艺美院(现清华美院)研修 班及北师大油画系进修,课下,她还专程请老师来为其补习素描。随后,她于 1991 年至 2003 年间,长期旅居海外,潜心创作与学习,特别是在1995 年,在她暂住法国的两个月中,她每天乘坐地铁往返于罗浮宫、凡尔赛宫、睡莲博物馆 和蓬皮杜博物馆等世界级艺术殿堂,在欣赏大量的经典作品的同时,边做笔记记录心得。她说,那是她最为投入的两个月。2004 年 5 月,在张跃回国后的第一年,她在位于北京德胜门箭楼的东方艺术画廊成功举办了首个个人作品展。

5888.jpg

艺术道路中的贵人

在英才辈出的艺术圈,相比从小就开始习画的大师们来说,张跃的绘画起步是非常晚的。尽管如此,她并未在追求艺术的道路上停滞不前,反而一步一步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除了天赐禀赋与努力之外,她这一路上亦获得了许多朋友们的关心与支持。 1991 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使得张跃来到了纽约。她曾在著名的东村居住,在这里,她遇到了文化艺术圈中各色各样的朋友,传统的、前卫的都有。这些人大都已经有了相当的成就和知名度,他们有的是画家,有的是舞蹈家,有的是音乐家。他们让张跃看到了艺术的多样性,也激发了她在绘画艺术创造上的灵感,而她对艺术判断的眼光,也更是因此而独到。“我经常去朋友的画室看他们的画,大量的熏陶之后, 我认为自己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张跃说道。 在美国生活学习的十几年,张跃与她的朋友们共同经历 了许多令她至今都难以忘怀的趣事,其中,在她刚去美国的那年秋天,她与著名画家和诗人夫妇驱车横跨美国的经历, 让她印象深刻。他们去了印第安纳、阿拉斯加、南达科他等多个西部地区,一路的大山大川、大荒原和原野的壮丽景色深深地刻在了张跃的脑海里,《印第安的九月》亦由此诞生。 经过几年潜心创作,张跃带着自己的二十几张画跑到美国许多画廊试画,没想到竟有5 家画廊对她的画赞赏有加之外更愿意为其代理,这对一位半路出家,并单靠自身多年练习而成的画家来说,已是最高的赞赏与认可了。说起这5 家画廊,令张跃最为兴奋的,要数一家位于美国中部圣塔菲画廊镇上的一家犹太人画廊。张跃至今都清晰地记得,这家画廊的老板是一位特别漂亮的中年犹太女人,她那时候刚从地中海晒完太阳回来,她一见张跃的画就非常欣赏。她不仅接受了张跃的画,还邀请她参加美国当时即将举办的全国四十 位女画家邀请展,并亲自为她填写了参展表。张跃说,虽然之后她本人没有出席展览而是回到了西部,但这件事却成为 了她绘画道路上的一个激励。 正如张跃自己所感慨的,在其绘画艺术的道路上她是幸运的,上天在她身边安排了那么多“很有段位,很有修养的人”。 例如犹太画廊老板、带她横跨美国旅游的朋友夫妇,都是她 众多“贵人”中的一部分,还有在她回国后努力推动并协助 她在北京德胜门箭楼的东方画廊举办画展的人,还有这些年来欣赏和收藏她的画作的人们……“我真的很感谢他们对我作品的喜爱”。 现今 60 多岁的张跃希望自己学习更多中国传统绘画并在自己 70 岁一头白发的时候办一次真正的个展。

SE.jpg

对话张跃

《胡润百富》:您如何理解在艺术上的“成功”?

张跃 :我认为在艺术上所谓的“成功”,大部分都是外界的判断或者就是通过包装和市场推广而来的,当然这些也都是必不可少的,我不仅完全理解,我也可能会这样去做。但是我觉得,对于艺术家来说,其最大的成功应该是提高自身的人文艺术修养,然后画出感动自己的作品。


《胡润百富》:在过往的作品中,是否有自己相对比较满意的 作品?

张跃 :有。我个人比较满意的是《印第安的九月》。这幅画, 我是通过自己具象的联想和抽象的绘画方式将天地物在画面的构成上做平面压缩的处理表达出来的。当时在前往印第安的路上,特别是晚上,看到万家灯火、山峦,外加晚霞过后 的那种神秘感,给了我绘制这幅作品的灵感。


《胡润百富》:您之前的作品风格是如何的?

张跃 :我之前的作品风格,是比较愉悦,直接,有力量的。 我觉得我其实更喜欢再加一些神秘色彩。我想是因为我当年大量临摹法国艺术家雷东的画,而他的画就有很多神秘色彩在里面。所以从内心来说,我觉得我的性格里面,其实还有不愿人知的一面。所以我以后要从这个角度再挖掘,因为我觉得那个更是代表自己的一部分。


《胡润百富》:在您的生命中艺术扮演着怎样的角色?您能否自由地与之分离?

张跃:我觉得艺术在我的生命中太可贵了。因为艺术,让我重新认识了世界,感受了不同寻常的美并提高了我的领悟力。所以我觉得,艺术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当然也不能说是全部。虽然现今我快 60 岁了,但我的内心还很年轻,对时尚,对新的东西都充满着好奇。至少在我看同一 个作品和社会现象或者是大自然景观时都带着美感去欣赏。 因此,绘画和艺术让我受益终生。


《胡润百富》:您认为怎样的画家才能被称为艺术家或艺术大 师?

张跃:我认为首先他需要具备艺术修养。另外,他应该是位真诚的人。我具体说不清,但是我觉得,这样的人应该是 个在艺术追求上是纯真的人。此外,他的作品并不是去讨好,不是媚俗,而是应该独一无二的。真正拥有自己风格的,有个性的,才称得上好艺术家。

关键字:胡润百富、张跃、画家、油画、艺术
作者:Jane    编辑:刘荷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