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辉山乳业被勒令停牌,中银澳门催收5000万美元融资款

导读
5月8日,辉山乳业发布公告称,公司接到香港联交所应香港证监会的指令,于当日早间完全停止了该集团的股份交易。另外,辉山乳业将于5月15日收市后从恒生指数系列中剔除。
自3月24日股价狂泻逾90%之后,辉山乳业已申请停牌一月有余。但香港联交所应香港证监会的指令,于8日早间完全停止了该集团的股份交易。辉山乳业也将于5月15日收市后从恒生指数系列中剔除。



  六十六年老品牌遭浑水连开两枪


公开资料显示,辉山乳业的品牌历史可以追溯至1951年,是一家覆盖全产业链的乳业公司,业务涉及牧草种植、饲料加工、奶牛饲养、乳制品生产及销售。其总部坐落于沈阳,是东北最大的液态奶生产企业,2013年9月在港交所挂牌上市。


timg (1).jpg


上市没多久,辉山乳业的业绩表现就开始不尽人意。自2014财年起,其归属母公司利润已连续两年下滑。造成这一情况的主要原因包括该集团推出新品牌、布局互联网而导致营销费用逐年提升;原料奶价格下滑;负债增加致利息支出增加等。


雪上加霜的是,这家66年的老乳企还被做空机构浑水盯上。2016年底,浑水向其开出了第一枪——发布报告称辉山乳业的价值近乎为零。


三天后,浑水再次向辉山乳业开出第二枪。该机构在第二份报告的开头提到,此份报告将详细说明辉山乳业公布的收入也存在欺诈现象,来自国家税务总局的增值税数据也显示,辉山存在大量虚报收入。



  未被击中的辉山乳业


在浑水发出第一份报告的当晚,辉山乳业即发布澄清公告。该集团在公告中称,浑水报告所作出的指控乃毫无根据,其包含各种失实陈述、恶意及虚假指控及与该集团有关的明显事实错误。


timg.jpg


对于浑水指出的三个问题,辉山乳业也一一做了回应。其中对于财务压力的问题,辉山在澄清公告中回应称,尽管于中期期间短期债务有所增加,其于该日的资产负债比率较上一财政年度末的状况减少至约41%。


浑水一连开出的两枪似乎都没有射中辉山乳业。该股股价仅在第一份沽空报告发布的当天,2016年12月16日,跌2.14%至2.75港元后停牌。12月19日复牌的辉山乳业不仅没有下跌,截止收盘时还上涨了1.82%至2.80港元。


此后的7个交易日,辉山乳业的股价在震荡中一路攀高。至12月30日收盘,该股报收于3.01港元,较16日收盘价上涨9.5%。



  上市以来最大的黑天鹅


然而,故事远未结束。

3月24日,辉山乳业迎来上市至今最大的一只“黑天鹅事件”。在当日中午短短42分钟里,辉山乳业股价急剧暴跌91.1%,放出了4.53亿港元的成交量,创造了港股历史上最大的跌幅纪录之一。最终辉山乳业以85%的跌幅暂停交易,股价定格于0.42港元,300多亿市值瞬间灰飞烟灭。


1250f535753c612d4a11b3576864b6cd.jpg

(3月24日,辉山乳业股价分时图)



  涉嫌违反融资协议


值得注意的是,辉山乳业公告中还披露涉嫌违反融资协议,公司已接获中国银行(3.610,0.03, 0.84%)澳门(下称中银澳门)分行一笔5000万美元的融资款到期还款的通知。公告显示,该笔融资款到期日为2017年4月28日,融资协议下的本金额及利息分别为5000万美元和93.74万美元,而两笔款项均尚未清偿。中银澳门已要求辉山乳业于2017年5月16日前偿还有关金额。


同时,辉山乳业的债权人有70多家,包括国开行、进出口银行、中国银行、工商、农业、交通、中信、华夏、广发、浦发、民生等23家银行,金融债权预计至少在120亿到13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辉山乳业股价暴跌85%的背后则曝出资金链问题,目前,辉山乳业已收到一封来自香港上海汇丰银行的信函,指控其未遵守贷款协议中的若干承诺,银行声称贷款协议中的违约事件已发生。另外,由于诺亚财富子公司歌斐资产的申请,上海法院已裁定冻结辉山乳业在中国6家全资附属公司股权。


而公司层面,目前辉山乳业董事会成员仅剩2人,其他独立非执行董事、执行董事均已陆续离职。


对于辉山乳业的现状,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联交所是应香港证监会要求辉山乳业停牌,原因在于两点:首先是辉山债务问题迟迟无法厘清;其次,辉山乳业大股东的拯救方案迟迟无法落地。为保护其他投资者利益、同时防止辉山乳业股价进一步恐慌性波动,所以实施停牌。


而辉山乳业是否会上走汉能之路,复牌遥遥无期?


对此,沈萌表示,辉山乳业的复牌时间,主要取决于事件的透明度,比如债务负担到底多大多严峻、如何进行重组等等。目前传统的救赎模式已经无法解决辉山乳业所面临的重重压力。



  声称公司生产经营一切正常


由于辉山乳业的债务问题一直未解决,因此,外界对于辉山乳业的生产经营也格外关注。辉山乳业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生产经营一切正常。对于公司事宜,将以公司公告为准。”


乳业专家宋亮告诉《证券日报》记者,目前公司生产经营总体影响不大。另外,根据公司销售额来看,虽然公司没有公布一季度业绩,但是其一季度业绩也是增长的。“不过,辉山乳业有的供应商欠账问题需要公司以资产抵押来偿付,而原来采购方面,虽然资金来源受到影响,但是有政府背书,公司还是能拿到原料的,因此,总体来说辉山乳业生产经营没有受到大的影响。”


一位从事证券方面的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如果公司生产经营正常,公司管理团队和销售团队不出现问题,产品质量有保障,品牌依然受到消费者喜爱,加上资金链不要断裂。只要满足这几方面,辉山乳业就不会出现大的问题。


上述人士表示,辉山乳业迟迟没有披露资金链进展问题,说明公司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方案,不过,只要银行不抽贷,对辉山乳业的影响不会太大。



  复牌或是遥遥无期


今日,辉山乳业遭港证监依据香港证券及期货规则第8(1)条勒令停牌。而香港证券及期货规则第8(1)条主要指香港证监会认为上市公司在上市文件、招股章程、公告等公开文件中存在虚假、不完整或误导性的资料,为了维护市场公平和投资者的利益,而暂停该股的交易。


bc2c1b1a511ea77a261c944c21e13e29.jpg


此前,该集团被爆出的资金链断裂也宿命般地映证浑水在报告中提到的财务压力。而这次该条例中提到的存在虚假、不完整或误导性资料,或也与此前浑水沽空报告中提到的部分信息有关。


过往被香港证监会勒令停牌的上市公司并不多,但一旦被要求停牌,时间少则几个月,多则几年,甚至还面临取消上市地位的危险。辉山乳业在资本市场中的故事是否能继续讲下去?作为东北区域乳企,辉山乳业的未来命运如何?留给资本市场和乳品行业诸多待解的疑问。


关键字:胡润百富、辉山乳业
作者:谢媛君    编辑:谢媛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