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叶杨诗明:银行家亦是艺术家

导读
在大华银行(中国)昆明分行的开幕式上,身着藏青色短旗袍,留着齐耳短发的大华银行大中华区CEO叶杨诗明,正如她曾经的一次银行入职测试结果一般,她不像是传统从事金融行业的,更像是从事艺术的。


Christine Ip-01 (3)_副本.jpg


因缘际会地成了银行家

 

“我小时候就想当名话剧演员”,叶杨诗明在采访的一开始说道。

 

想成为一名演员,并不是叶杨诗明信口开河用来暖场的玩笑话,而是事实。她曾在大学时期就参演过多场话剧演出,毕业后也尝试报考过香港话剧团。不过在上世纪80年代初的香港,家中身为公务员的父亲和校长的母亲更希望自己的长女能够从事一份较为传统的工作。在深思熟虑了一番之后发现,银行对于喜爱接触新事物及接受不同挑战的叶扬诗明来说是最佳的选择,因为实现了她想要接触不同行业与领域的梦想。艺术,便成为了叶杨诗明的兴趣。

 

从小到大,叶杨诗明都是在香港生活与学习,仅通过报纸和电视来认识外面的世界,外加其非金融专业的背景,使初入银行工作的她与有海外读书生活经历和相关专业背景的同事产生了一定的差距。直到她获得派往海外工作机会之前,这些差距也是她在职业生涯初期中所遭遇的最大挑战。初次面对大千世界,她形容自己好似“年轻的刘姥姥进大观园”,看什么都觉得很有趣。这种体会,也如同她1988年回国后发现国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般。那年,正好是中国通过互联网发出第一封电邮与世界接轨的第二年。直至今日,共31年。

 

在早已无法离开互联网和步入智能时代的今天,“80后”甚至再往前几个年代的人,是否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穿上鞋套甚至戴上头套才能进入机房触碰电脑时的场景?尽管现在回想起那一幕幕,或许多少会觉得有些可笑,但是那时初次面对互联网激动与好奇的心情因已一去不复返显得弥足珍贵。叶杨诗明也是如此这般。她回想起回国后让她觉得有趣且印象深刻的经历,便是去往广州考察时,每个人都需要‘全副武装’后才能进入机房的那段经历。

 

互联网的迅猛发展给全球带来的变化,是始料未及的,正如几十年前无人可以想象当今整个世界正朝着“无现金生活”发展一样。金融业也因此顺势而变。

 

“金融,其实是个需要不断改变的行业”,叶杨诗明在回忆其30多年的银行职业生涯时表示。自中国改革开放并允许外资银行进入国内以后,国内银行业务范围不断地向海外靠拢,通过结合互联网提升服务质量及实现业务创新。相应的,“改变”就成了Banker们唯一不变的生存法则。“停留在一个时刻中,没有进步就要被淘汰。”叶杨诗明补充道。


Asia House conference 2017-4_副本.jpg


1994年,从加拿大回到香港的叶杨诗明在工作之余选择了再次回归学校,就读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现今常被提起的物联网和大数据,早在中国第一波互联网浪潮来临之前,就已经出现在了书本中。虽然叶杨诗明曾尝试着把从学校中学到的新概念应用到工作中去,但却没有获得任何的共鸣。“我和同事分享这些概念时,他们不懂我说的内容”,叶杨诗明耸了耸肩表现出了些许无奈。

 

2000年,中国迎来了第一波互联网浪潮。那时,BAT还在成长中,搜狐上市美国纳斯达克,银行开始推动互联网业务。彼时的叶杨诗明就职于正准备推动互联网业务的一间英资银行,也因为该机缘与其之前的学习经历不谋而合,使她在职业的发展道路上比同辈的同事领先一步。在银行摸爬滚打愈30年,叶杨诗明涉及过物联网、零售、电话理财、信用卡、信贷等多个领域,大华银行集团副主席兼总裁黄一宗形容叶杨诗明的银行职业生涯说:“她唯有环球基金没有接触过”。

时至今日,让叶杨诗明拥有如此成就的根源,不仅是其丰富的银行经验,更重要的是她多年来不断地学习。她说,互联网时代与以前已截然不同了,越年轻的人反而懂得越多,她不想落后于时代的发展,成为一名“老银行家”,而是一名愿意去改变,愿意与年轻客户沟通的银行家。

 

让艺术成为无声的语言

 

如果不是出生在传统的年代与家庭,现今的叶杨诗明或许不会是一名银行家而是艺术家了。不过,最终能将自己的爱好运用到工作中,何尝不算是一种幸运?2015年,叶杨诗明带领着她的团队在香港创办了大华银行「艺坊」。


UOB Art Space_Tie.Journey_edited_副本.jpg


很多人或许认为,艺术是有钱人的“游戏”,风花雪月阳春白雪的,毫无烟火气息。但对于从小就热爱艺术的叶扬诗明来说,艺术,并不是有钱人的活动,它可以是个媒介,每个人都可以参与其中;艺术使人获得精神享受,帮人抒发内心情感甚至可以用于治疗疾病。


大华银行「艺坊」成立至今近3年以来,叶杨诗明与不同的慈善机构合作,透过艺术去帮助基层或有特别需要的儿童发挥潜力、启发创意及加强自信心。在外界的眼中,这些儿童的世界充斥着悲观与黑暗。然而,从他们的绘画中可以发现,这些幼小的心灵其实比我们想象的更为乐观,他们的每一幅作品中都有着丰富的色彩,让人可以看到光芒。叶杨诗明说,这些孩子的画,让她感受到他们不断地在奋斗,希望有机会改善生活或过上正常的童年。虽然,最终有些患病儿童没能战胜病魔早早地离开了人世,但是他们生前的作品成为了父母最宝贵的纪念。


20180310UOB1295_edited_副本.jpg


透过艺术,叶杨诗明让外界看到了儿童的内心世界,除此之外,她还想通过艺术让不同阶层的儿童发现自身的潜力且获得学习的机会。她表示,虽然随着社会的发展对于孩子的教育要求不断提高,但现实中并不是每个孩子都有机会和能力就读优秀的大学,在中国的13亿人口中,至今依然存有留守儿童和贫困地区。2016年,大华银行「艺•坊」特意举办了大华银行「连系香港」摄影比赛。“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去学绘画,但摄影的话,现今只要一部手机就能拍出一幅作品”,她解释道。最终,在那次摄影比赛中,一位出身基层家庭的年轻人脱颖而出赢得了大奖。“他其实是一名销售员,没有机会念大学”,叶杨诗明回忆道。全因为他在大华银行「艺•坊」举办的摄影比赛中夺得了大奖,才立定决心成为一名专业的摄影师。


多年来,大华银行始终坚持支持艺术、教育和儿童,这三大社会企业责任的领域。在帮助基层家庭或有特别需要的儿童的同时,也致力于扶持大中华及东南亚地区的年轻艺术家,并专设“大华银行年度绘画大赛”(UOB Painting of the Year)。而获该奖项的,都是一群很有潜力的艺术家,他们所获奖的作品会被展出及交流。此外,大华银行于2018年连续第二年支持艺术展览会Art Central,期望进一步推动艺术在香港蓬勃发展,“今年我们将会透过与多间学校及非牟利团体合作,让更多年轻人得以接触文化艺术”,叶杨诗明说,她希望在大湾区里边,两岸三地的艺术家能够有更多的交流。


结语


听着叶杨诗明愈30年来的职业生涯以及对新一年的工作展望,眼前的她,就是位不折不扣的职业女性。不过一聊起生活,她的脸部表情瞬间多了许多柔情。她形容自己是个小女人,希望自己每天回到家中都能看到丈夫和孩子们,而不是一个冷冰冰的房屋。30年多,叶杨诗明与自己的家人从未因为工作而分居两地。她说,工作对于一个人来说,最长也不过3040年,家庭则是一生。如果为了攀至事业巅峰而要她失去家庭,她说,给再多的钱她都不换,“我需要有人与我一起去打拼,一起去分享”。


对话叶杨诗明


《胡润百富》:在您30年的银行职业生涯中,您认为对您最重要的是什么?

叶杨诗明:记得2010年底,在我离开上海搬去新加坡的时候,公司为我举办了一场欢送晚宴。有人就问我,在过去那么多年你真的一毛钱都没有收过吗?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身处世待人的原则及做事的价值观,正因如此,我认识了很多新客户和新朋友,包括在国内和我感情维持了很长的朋友;我们彼此建立了互信。世界那么大,生意那么大,中国那么大,我觉得我晚上可以在床上睡得着,睡得好,这个是最重要的(大笑)。


《胡润百富》:您是如何理解“领导者”这个称谓的?

叶杨诗明:我一直和我的团队成员说:“you shine, I shine”。我认为我的角色是服务式领导,而不是权力式领导。作为CEO,就好像乐团里的指挥一样。乐团的每一位成员都是人才,各自都能在自己的范畴里做到最好,要演奏出一首和谐动听的乐曲,就要透过指挥将各人的专长联系和融合在一起。CEO就是这样的一个角色。我的工作就是要创造一个互补、融合和团结的公司文化。每间企业都会有各类型的专才,而我的角色就是要营造一个大舞台,让他们在一个良好的工作文化和环境下互相协调、发挥所长,齐心合力达致业务目标。


《胡润百富》:您对下属发过最大的一次火是在什么时候?又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叶杨诗明:我够胆说,我从来没有对员工发过火,但是我很严格,因为我对自己的要求很高,我是个很有规矩和原则的人,从来不会乱发脾气,不会很大声地去谩骂别人,但是如果我觉得有些事情对我的团队不公平,我会站出来,会很严格的告诉对方。反之,如果我发现我的团队里有人欺骗客户的钱,做错了事情,我会严格的去处罚他、开除他。因为我们是管钱的,如果我们连自己的本分都做不好,就没有资格去帮客户管钱。即便如此,我觉得也没有必要去臭骂别人一顿。我会给对方机会,但如果对方屡次不改,就只能让他离开。银行不会容忍或宽恕构成违反行为守则的不当行为。


《胡润百富》:您认为一家据有持续性发展的公司应该具备怎样的条件?

叶杨诗明:我认为持续发展的首要条件就是要看这家企业的老板是否拥有长远的目光,不是单是1~2年,而是5~10年。另外一个要素,我觉得也是至关重要,就是公司对员工的一份尊重。今年大华银行已有近83年的历史了,上周我在新加坡参加了公司的活动,其中有些员工在大华银行工作已经超过了40年,我问有什么令他们在这家银行这么久,他们说就是因为这份情。


《胡润百富》:您是看着中国发展并且接触了中国许多的大小企业,您认为除了互联网科技行业以外,接下来还有哪个行业在中国会飞速发展?

叶杨诗明:就像你说的,朝着大数据、互联网、科技、AI这几个方向前行一定是没有错的,因为中国在这几个方面有着飞速的发展。不过除了这几块,我觉得有个是不可缺失的,就是中国已经发展到了一个需要高端服务业的层面,互联网的发展,增加了人与人沟通的便利,为量身定制方案创造了更多的可能。我觉得中国已经离开了“世界工厂”,到达了世界服务业主流的中心。


关键字:胡润百富、艺术 、大华银行「艺•坊」、叶杨诗明
作者:Jane    编辑:袁慧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