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张维:基石掌门人的“硅谷英雄”哲学

导读
当下中国,有人高呼资本寒冬,有人忧虑资产荒。有人抱怨这是最糟糕的年份,风口的热闹稍纵即逝。也有人还在感怀这是最好的年份,依然能够斩获混沌中奔突的独角兽。2017 年4 月,在基石资本“迷雾航行”的主题年会上,董事长张维表示,尽管当前国内外经济形势复杂,但他和他的团队依然会坚守自己的风格与打法,“不追风口、不抢热点”,即便途遇“迷雾”,也会坚定地向着心中目标前行。

张维4_副本.jpg


张维

2016 胡润百富榜 第1584 名

1968 年出生于安徽省长江边。基石资本董事长、管理合伙人。南京大学法学硕士、北京大学EMBA 金融班,中欧哈佛全球CEO 班。曾担任回天新材董事长,新加坡上市公司鹰牌控股董事局主席。现任中国基金业协会私募股权及并购基金专业委员会委员。曾荣获“中国创业投资家10 强”、“中国最佳创业投资人”、“杰出创业投资家”等荣誉。


五月初的上海,阳光和煦。当我们到达酒店的会客厅时,张维已经等候了一会。他坐在角落处,低头安静地研读桌上的文件。尽管近半年来,张维和基石资本已在创投界斩获不下数十个“最佳创业投资人”、“最佳创投机构、最佳回报创投机构、最佳中资创投机构”等重量级奖项,但张维还是一如在2016 年年末清科年会上初见时那般谦逊热情。彼时他正在台上发表《投资路上,我们从未悲观过》的主题演讲,以哲学化、诗意的表达令听者感受到他的真诚和尊重。不过这一次,除了探讨“企业家精神与组织体系”的定义与重要性,言明“不看宏观经济、不投赛道”的观点之外,张维还和我们聊起了他的“硅谷英雄”情结。


“企业家精神和组织体系缺一不可”

IMG_0283_副本.jpg

 张维出席基石资本“2017迷雾航行”主题年会,并作发言

在采访的半个月前,张维刚刚完成了在迪拜的考察,又马不停蹄地赶到上海出席了由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私募股权及并购基金专业委员会主办、基石资本与全联并购公会等四家专委会单位协办的“私募股权及并购百人论坛”。我们聊天,便是从他在迪拜时的考察感悟开始。

 

“迪拜其实并不是我们所以为的一个单纯靠石油堆砌财富的国家,今天石油在迪拜的GDP 构成中占比不到5%。它的财富积累首先是基于20 世纪50~60 年代,当时的迪拜酋长在周转资金、疏通淤堵的迪拜河后,建立了它国际港口的地位。随后,在第8 代酋长实施‘转型’计划后,迪拜才逐步成为了今天的国际金融、物流、度假中心。”他的音调不高,但是语速很快,谈吐间透着投资人的精干与灵敏。

 

在张维看来,“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道理未必适合所有情况,一个国家和城市的治理恰恰需要一种在低配资源下还能奋力拼搏的企业家精神。他将这种精神定义为三个层面,同时认为它适用于各行各业:“勤奋执着、不屈不挠;打破常规、勇于创新;有抱负、有胸怀。”而最后一项,恰是基石资本的立身之本。

 

著名经济学家、耶鲁大学终身教授在基石资本年会演讲_副本.jpg

 著名经济学家、耶鲁大学终身教授在基石资本年会演讲

“抱负是指人生以事业为导向,而非小富即安;胸怀则体现为股权分享,而非一股独大。”张维以华为为例,阐述了他所欣赏的分配机制和决策体系,“华为现在有20 万知识分子,8 万人持有股权,营业收入逾5,000 亿元,如果不是一个强有力的组织体系,没有办法支撑一个庞大的销售收入的体系。

 

同样,如果不是华为领导者的企业家精神,华为也不会从最初生产小型交换机,到如今不仅在通信设备领域取得了成功,在终端数码产品消费上的成绩也很漂亮。”与此同时,张维也将组织体系和企业家精神分别喻为企业发展的“理性”与“野性”,“它们是成长的两个层面,缺一不可。”

 

在和张维交谈的2 个小时时间里,他的肚子里似乎装着一本厚厚的故事书,回答由一个又一个的故事构成,有他成功参投、带来百倍回报的三六五网、山东六和;有他赞助了8 年高尔夫赛事,最后虽未投资但却成了基石LP 的温氏控股;还有他没能参与的南孚电池、ofo……大大小小的故事间似有某种看不见的牵引,一个触发一个,旁人提起一星半点,他便能迅速调取,如数家珍。即便旁人听得惊叹连连,他仍是一副和风细雨的模样。“老有人问企业成长性和估值的判断标准,其实翻来覆去不就是这些么。”语毕,爽朗地笑了起来。

 

“注重退出方式, 退出率达42%”

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48_副本2.jpg


出生于20 世纪60 年代末的张维,是在2000 年前后由投行转入PE 行业的。其所掌舵的基石资本,尽管才成立16年,但已发展成为一个庞大的投资帝国,旗下管理40 余支基金,总规模超400 亿人民币。累计投资企业100 多家,实现退出40 多家(不含新三板),其中IPO 上市18 家,借壳或重组上市5 家,本金损失的项目仅有1 家。2017 年6 月8 日,公司投资的蓝科软件成功登陆A 股,目前市值超20 亿元。

 

提起这些,张维很谦虚,“现在再看,有一些项目是看对了也做对了,但有一些确实没想到。总的来说,我们是偏重退出的公司,退出率达到42%。”在张维看来,投资一家企业,想实现几倍回报,靠勤奋和能力可以获得预期;但想获得上百倍的回报,那必然要有好的运气。单靠自己投资眼光和对宏观经济及资本市场的了解,就纯属忽悠。“估值体系和套现方式对投资决策有很大的影响,如果独立IPO 是10 倍回报,换股上市就是3 倍回报,被大股东收购仅为1 倍回报。所以要选择妥当。同时,也要把退出率当成重要的事来抓。”

 

他也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不看宏观经济,也不投赛道。投资某一个具体的企业,应是与它的产业竞争格局、公司治理、企业家精神有关,“我们投的是活生生的企业,而不是冷冰冰的宏观数据。”

 

微信图片_20170614150303_副本.jpg

 2016年8月8日,基石资本所投资的幸福蓝海在深交所挂牌上市,张维出席仪式并敲钟

有人说,投资就像一个大赌场,所有的选手都上桌打牌。创业者是赌徒,投资者是赌徒,就连吃瓜群众也在赌。至于想要成功地从屋内走出去,有几扇门得清楚,赌场的规则得清楚,对企业的成长、估值更要有一个正确判断。“看企业还是要务实一点,不要被外衣包装所迷惑。”张维如是补充。

 

经历过黑天鹅迭出的 2016 年,张维对外界对于这个时代或好或坏的观点,也有自己的判断。他认为中国有些行业高度分散,每个行业都有上万家企业。有的在兴起,有的在衰落。最终所呈现的局面一定是: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从投资的角度来说,中国不仅是新消费、新服务等新兴行业有机会,传统行业也有很大的机会。”

 

“‘有限’扩张,平衡人生”

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10_副本.jpg


张维喜欢看书也喜欢分享,还喜欢挑选书籍送给客户,并会亲自写上一段书评。“我喜欢看历史、艺术、人物传记。”而最初影响他对企业基本思维形成的,恰是《IBM 发家史》、《索尼制造》等人物传记。“当你阅读大量的书之后,会有大量不同的思考、不同的碰撞,慢慢会建立自己的价值观”。

 

最近,他在看埃隆·马斯克和乔布斯的自传,越发地认同硅谷英雄们的价值观:“活着为改变世界而来,更多的财富应该拿来做公益和技术创新。”“这种资本主义和社会的正确和解之道会影响很多中国的企业家,同时也会带来技术、工艺的进步。”


 著名管理学家、“华为基本法”起草者包政在基石资本大家课堂讲课。_副本.jpg

 著名管理学家、“华为基本法”起草者包政在基石资本大家课堂讲课

为了将“改造社会”的价值观尽可能多地传播给周围的人,张维还在基石资本的官网上特辟了“读书推荐”栏目,并不定期举办“大家课堂”、“名家论坛”等。他正试图将道德与责任内化于心,随心所欲又不逾规矩;在历经诸事后,尽量不圆滑世故;看重日常生活的美好价值,也坦诚面对自己的欲望。“以前我觉得做企业能销售赚钱就可以,但现在觉得还是应该‘有限’扩张,将人生在家庭、事业、朋友、爱好中达成一个平衡。”


对话张维

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2_副本.jpg

《胡润百富》:业家精神和组织体系是您很重视的两大板块,基石资本目前的组织体系是怎样的?达到您的要求了吗?

张维:我们这样的机构有天生的投资冲动,因为我们管理的是别人的资金,最容易利用信息不对称去冒险。所以,我们对公司的组织制度尤为严苛。我很欣赏耶鲁大学捐赠基金掌门人David F.Swensen 的理念:“管理者较高比例的共同投资可以保证其站在与投资者同样的角度对待盈利与损失。”因此,在我们公司所有的基金项目中,合伙人无权选择性跟投,而必须购买基金,并且出资的比例平均超过10%。再者,在做项目决策时,包括我在内的投委会都严格遵守“一人一票”制。同时,我们的股权是分散的,由7 个合伙人持有,另外预留了10% 的股权给除我以外的业务伙伴。并且,为了让公司有更好的资本和公司制度,我们还引进了22% 的外部股东。公司也有严格的业务流程和考核制度来督促我们。

 

《胡润百富》:除了实体产业,基石资本也在“文化、IP”领域进行了投资,在IP 估值方面,你们如何判断?

张维:2014 年,我们投的原力动画,是中国唯一一家被好莱坞相中的动画片制作公司,我们认为这家企业很有潜力。因为好的IP 可以通过一些合作方法获得,但在中国能拥有从游戏到动画完整制作能力的企业并不多。后来,其他企业要求行使对赌协议,我们一度被迫成为了大股东。现在,原力动画的估值比我们最初投资时的估值增长了接近20 倍。虽然选赛道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但如果某些企业能从技术制作到内容制作完善整个产业链,或者和内容同步成长、又很接地气,比如马东的米未传媒,我们认为它很有发展机会。一些新媒体企业还是值得期待的,我们也投了短视频企业二更网络。

 

《胡润百富》:同比其他竞争对手,您觉得基石资本的竞争优势在哪里?接下来还有怎样的布局?

张维:投资市场很大,我们看到的一半项目是我们独家在投,也有项目是竞争的,所以要有自己的眼光和思考。从我们的理解来看,很多项目不是成长、竞争出来的,而是根据你手上的资源,以及团队对于资本市场的理解力和洞察力,去创造出来的,这也是每家企业所不同的地方。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的队伍比较稳定,合伙人多年不离不弃,这也是因为在股权、分红方面,我们都能做到公开、公平、公正。接下来我们会根据对行业和资本市场的理解,衍生一些新业务。因为所有的产业都在寻求创新突破,如果我们平铺直叙地走下去,一定会跟风,所以我们也在不断寻找新的解题方法。同时,我们会和二级市场做更深入的对接。海外方面,我们也会支持一些民族企业去收购海外公司,这种收购包括技术、品牌,甚至国外市场,这也是产业发展的必经之路。

 

《胡润百富》:从业至今您觉得这个行业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又是如何看待现在的创业趋势?

张维:过去,中国的好企业不多,行业发展也不太健康。随着公司制、协议制、《有限合伙法》的更迭发布,再到创业板、中小板同步发展,中国的企业由量变到质变涌现了许多好企业,并且近几十年来,中国政府越来越注重经济建设,这对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都非常好。而在创业方面,中国的优势,不仅在于中国人聪明勤奋,还基于中国已经形成了较为完整的制造业体系,除了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其他很少有国家可以相提并论。再则中国的低成本教育资源已经孕育出现了2 亿的中产阶级,只要这些因素不变,中国创新创业和经济增长的格局就不会有大的改变。中国经济增长的优势核心动力并非人口红利,而是来自于GDP 导向的体制与中国人勤奋聪明的性格的有机结合,这非常好。




关键字:胡润百富、基石资本、张维、退出率达42%
作者:Angela Yan    编辑:颜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