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胡润艺术荟 | 乐坚:当代语境下的水墨呈现

导读
乐坚水墨似乎是以传统笔墨作为基点,但最后的呈现却与传统相去甚远,艺术家多年的经营似乎在意而不在形,那些代表着历史底蕴的金色,传递的是时空语境下的笔墨精神,那些呈现于山水间的细节,在消解传统笔墨之后又以文人画的状态而成立。

_DSC0002 (1).jpg


乐坚


1961年生于上海,1985年就读于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国画系,1999年任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副总编辑、上海创意设计工作者协会理事、上海动漫协会连环画艺委会主任。


展览

2013年 《乐坚山水个展》 张江当代美术馆

2015年 《城下:当代墨雅集》 艺席空间

2015年 《美术大展》 中华艺术宫

2016年 《墨临城下》 上海油雕院

2017年 《源流·两岸当代水墨展》 壹号美术馆

2017年 《边缘风景·当代水墨邀请展》 韩天衡美术馆


因心造境般的当代精神


乐坚毕业于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是学院中国画系的第一届学员,接受过严格的中国传统绘画训练,有着良好的笔墨根基。这一时期,中国发生了对艺术当代有着深远影响的“八五美术新潮”,乐坚亲历其间,被时代所感动,为时代所推动,做了一系列的艺术探索。毕业后进入著名的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参编了众多的艺术图书,编辑期间观赏了众多的原作。几十年的编辑生涯,乐坚从一名小编辑成长为总编,期间不仅是职务的变迁,更多的是对艺术的沉淀和对艺术的思考,乐坚说:“因为参与需要认真阅读系统学习,有些资料一看就是几年,沉浸其中收获良多”。


_DSC0020.jpg

《空谷悠然》 198x98cm 2012


二十一世纪初,国画系出身的乐坚重新归队,努力将多年的积累和底蕴转化为对水墨当代的思考与实践,尝试着通过“山水系列”来呈现他对传统笔墨的当代阐述,事实上他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作为艺术家的乐坚,主要坚持于水墨领域的视觉创作,从传统到当代都有涉猎,当代语境下的创作似乎更多些。认识乐坚也有些年头了,也曾见过他的一些绘画印刷品,这次有机会在乐坚的画室拜读他的作品,他的视觉呈现让我想到水墨当代的形式与精神,突然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情绪。乐坚在他的水墨当代进程中,不仅在笔墨形式语言和视觉张力个性上独树一帜,而且注重于作品的当代审美观念和价值取向,并将其作为艺术的精神支点,完全采用当代艺术的精神来营构自己的语言和图式,这样做的好处是使作品的最后呈现达到传统笔墨的当代阐释,这种境界似乎是一大批致力于水墨当代的艺术家所追求的境界。


DSC_0003.jpg

《九寨映像》 198x98cm 2015


墨彩斑驳下的金色底板


在乐坚位于嘉定的画室中,悬挂着一幅六尺的水墨作品,取名为《山水系列·十二》,这样的取名本身就代表了艺术家的观点立场。艺术家忽略画面的语境而以理性排序作为标题,似乎意味着更希望引导观者注重于作品的视觉本身。从简单出发也许是阅读乐坚艺术最佳的通路。


DSC_0001 (1).jpg

《木本木》 38x38cm 2017


《山水系列·十二》以大幅的墨韵支撑,充满肌理的细节处理掺杂着暖色的金黄与冷色的灰蓝,整体语境呈现清雅苍润与墨彩斑驳,作品的五分之一处,艺术家意外地采用了平涂的墨色,平整的处理方式与大面积的肌理细节构成了整个画面的视觉冲突,更多地让人联想到荒境与寒林。从这一点出发,我们似乎能联想到宋元山水中的文人情怀、寒士风骨,再进一步也许会体会到些许的“拈花微笑里领悟色相中微妙至深的禅境”。视觉的精妙在于笔墨形式并非现成于写实物象,更多的是心灵与物象之间的冲突和舍取。在这里,乐坚以超然的视觉描述和痛快淋漓的笔墨语言,追求在意蕴上与物象外的分离,将视觉呈现当作内容去表现,让传统笔墨的呈现边界走得更远。


DSC_0010.jpg

《木本木》 28x38cm 2017


近年来,乐坚又把目光转向更为简单的视觉呈现,这似乎是艺术家山水画的变异和创新,他游走于传统与当代之间,“穿越古今”是我和乐坚在艺术理念上的一个结合点。在“木本木”系列的作品中,乐坚完全放弃了具体的描述,注重于其间的视觉张力和材料的变异。在作品中,乐坚以他的文学修养和艺术底蕴淋漓挥洒着笔墨,尝试着将笔触与物形二者进行融合,通过水墨关系的交融,得到一个单纯而有深度的视觉呈现,这似乎是一个更让人惊喜的境界。

关键字:胡润百富、胡润艺术荟、乐坚
作者:Chris Fei    编辑:费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