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管伟骏:游走于抽象与写实之间

导读
上海画家管伟骏,出生在一个政治动荡的年代,经历过“文革”与上山下乡。他从小生活在艺术气息浓厚的弄堂,并跟随兄长习画,19 岁进入上海工艺美术学院学习,28 岁加入了上海美协,后又远赴比利时与法国深造。管伟骏的艺术生涯也许正印证了他的一句话:“环境造人”。

2_副本.png



管伟骏

《2017 胡润艺术榜》第26 位。

1956 年出生于上海,1990 年赴比利时留学, 就读于比利时皇家美术学院,1993 年前往法国巴黎第八大学造型艺术系深造,获硕士学位。管伟骏现为比利时皇家美术家协会会员、比利时功勋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美术家协会会员、比利时“欧中文化艺术交流中心”主席、法国国际艺术城访问学者。曾荣获比利时“瓦隆尼国际艺术大奖赛”国际金奖,法国“尼斯国际艺术大奖赛”一等奖等十几个国际大奖,多次在比利时、法国、荷兰、卢森堡、西班牙等国举办个人画展。2003 年比利时美术出版社为他出版个人画册,并被编入比利时艺术家辞典。曾应邀为比利时国王与皇后画肖像并被比利时皇家收藏。


乱世出画家

管伟骏说,“时势造英雄”是需要有许多因素组建而成的,“英雄”自身努力的同时,环境因素也至关重要。1956 年,出生于上海的管伟骏从小生活在艺术氛围浓厚的弄堂里,左邻右舍除了有许多学习绘画的孩子,更是居住着如白杨、巴金、张乐平等此类音乐家、作家、剧作家和画家。加之他的哥哥当时也正学习绘画,因此,在尝试学习小提琴等乐器失败后,他便顺理成章地开始了绘画生涯。

管伟骏在回忆儿时选择学习绘画的原因时,他的表述中,总透露出他对那个年代的些许无奈感。1966 年,在他11 岁时,中国开始了“文化大革命”,学生就此无法走进课堂念书,即使后来因众人反对而实施了“复课闹革命”,但学校一天也只安排了半天的课时,有时甚至只有2 ~ 3节课,“上完课,我们就无所事事了”,管伟骏回忆道。然而,这却给了他充足的时间与自己的学长和哥哥一起学习绘画。

在那个时代,学生虽无需经过入学考试便可进入高校学习,但管伟骏依然凭借自己扎实的绘画功底于1975 年进入了上海工艺美术学院学习工艺及装饰美术专业。3 年中,管伟骏学到了许多绘画风格和专业知识,如国画、油画、工艺美术、装饰美术、实用美术和工业美术。他说,看似当时自己学得多而杂,但这些却为他现今的艺术创作带来了用之不尽的灵感。毕业后,管伟骏边在广告公司从事着设计师的工作,边继续做着自己热爱的绘画。而由于种种机缘,那时的他一直为生活在上海的外国人作画。“那个年代,也只有西方人会买画,中国人根本还没有这个概念”,管伟骏表示。

俗话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一次偶然的机会,通过朋友介绍,管伟骏认识了刚入驻上海不久的比利时领馆总领事,并应邀为其画了一幅肖像画。对此画,总领事不仅大为赞赏,更是将此作品挂在了办公室中。此后,只要见过这幅肖像画的他国领事们都会询问该画的作者,并相继邀请管伟骏为他们作画,而管伟骏也借此打开了知名度。为了表示感谢,比利时总领事原想给予相应报酬,但却被管伟骏婉拒,因为他说,他想去比利时深造,希望得到总领事的帮助。在那个出国如同白日梦的年代,管伟骏靠着自身的绘画才能和总领事的协助,顺利地获得了比利时皇家美术学院录取通知书及比利时签证。从比利时毕业后,他便又前往法国就读硕士学位,直至2005 年才首次回国,并于次年于上海新天地一号会所举办了一场为期一个月的个人展。


1_副本_副本.png

《回家》 70x80cm


作品中的人生哲学

从比利时至法国,管伟骏在18 年的海外学习生活中,摈弃了过往的单一绘画风格,将中西元素揉为一体。他解释说,如果一幅画中,既拥有西方绘画所讲究的色彩、造型和透视,又拥有中国绘画所讲究的三维空间、空灵和虚无,那这幅画

将是完美的。

在尚未出国时,管伟骏认为,绘画的表现形式是简单而纯粹的,“都是俄罗斯风”,因此他在国外的参赛作品,不是印象派的古典油画,就是国画,因此屡遭失败。在经过几次失败后,他发现,西方人都已经欣赏起了抽象派绘画。

某天夜晚,他躺在床上正为如何突破自己画风并如何被人所接受而绞尽脑汁时,他的脑海中突然灵光闪现,他想,自己为何不把中西元素相结合呢?于是,他从床上一跃而起,迅速地来到画布前,拿起画笔就将脑海中的作品一气呵成。“当时就觉得灵感来了”,管伟骏兴奋地说道。他把敦煌壁画的人物,采用中国绘画中的线条形式来表现,再加上西方绘画的色彩,然后进行变形抽象……最终,这两幅人物绘画于法国获奖。此后,也正因为这两幅作品,使管伟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绘画风格。现今回首自己曾经纯粹的绘画形式,他感慨道:“传统油画,我肯定比不上西方国家的画家们;国画,西方人也欣赏不来”。

油画,并非中国之传统。然而,随着长时间受到西方绘画艺术的洗礼及自身的不断练习与创作,管伟骏懂得了如何驾轻就熟地运用油画的所有技法诀窍。这从其作品中便可一目了然,那些绿色、灰色和蓝色令他能真切清晰地描绘出当时他对故乡的思念之情;矮矮的房屋、河流、小桥、村中的薄雾,这样的景致白居易曾有诗形容:“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恰到好处地点出了浸润于管伟骏作品之中的氛围。事实上,管伟骏的画中总

有层薄雾缭绕,它模糊了事物的轮廓,使人物身份和物体形象变得不再确切。这层轻纱不仅裹于风景画作品中,也贯穿

在他的人物画中,其景致仿佛取于梦境或幻影,再经光与色的交织而跃然纸上。

对于自己抽象派作品在度的把控上,管伟骏用了齐白石的一句“似与不似之间”来形容。他说,也许是因为与其本人较为中庸的人生哲学有关,因此他并不希望自己的画过于抽象,而是在抽象的基础上,仍然保持着古典和写实的画风,“就这样在两者之间游走最适合我”,管伟骏表示。现今61 岁的管伟骏,画风比以往更为写意,除了因年龄眼力与手力不再容许其画过于写实的作品之外,写意的画风可以让他更为自由地将自己的所见与感受通过画面与世人沟通。他说,如果上天给他足够的时间,这样的画风他将一直画下去。


3_副本_副本.png

《少女的心事》 60x70cm

5_副本.png

《不丹王宫》50x60cm


对话管伟骏

《胡润百富》:今年您是否有举办个展的计划?

管伟骏:有,不过是在海外。2017 年的4 月下旬,我将在法国举办一次个展,展馆距离莫奈故居5 分钟的路程。这次的展览,是我与我的一位藏家一起举办的,他曾经收藏了我20 多幅画。由于此次展出场地有限,因此一共将只展出30 ~ 40幅画,其中的一半画,都由我的那位藏家提供,另外一半由我来提供。


《胡润百富》:您认为,西方国家与中国在对绘画的欣赏角度上有何不同?

管伟骏:西方国家的人喜欢比较偏抽象的绘画,而我们国内的人还是比较喜欢写实的绘画作品。以我的画为例,我的作品比较中性,不太抽象也不太写实。在西方,如果我拿出较为抽象的作品展览的话,大众都较为喜欢,但如果放在中国展览,观众好像就有点不能够理解我的作品了。不过对于当今中国的年轻人来说,他们还是挺能接受抽象画的。但对年龄在40 ~ 50 岁上下的人来说,由于他们原本接受的就是中国传统文化,所以在欣赏绘画艺术方面,偏写实的会比较多一些。


《胡润百富》:在您的作品中为何多以女性为主题?

管伟骏:女性从古至今都是绘画、文学、音乐、电影等艺术形式中永恒的主题。其实历代画家的人物绘画作品中,不论西方的还是中国的,多以女性为主。世界上拥有不同的人种,不同的文化,比如我们中国就有56 个名族,这些地方的女性,她们所展现出来的美就会各不相同。我就想通过我的作品让观众欣赏到来自不同地域与文化的女性的美。


《胡润百富》:如让您重新选择,您还会选择成为画家吗?

管伟骏:这个说实在的,我就不清楚了。虽然我从小学习绘画,自己也很喜欢绘画,但是在我出生的那个年代,年轻人并没有那么多机会,很多事物甚至是未知数。不像现代社会,给年轻人选择的机会非常多。


《胡润百富》:平日除了绘画之外您还有哪些个人爱好?

管伟骏:小时候喜欢体育,比如打乒乓、踢足球。现在反而没有什么爱好了,而是迷上了微信。当然旅游也是我最大的爱好。目前为止,我已经游历了几十个国家了,很多当地的名胜古迹都有出现在我的作品当中。


关键字:胡润百富
作者:Jane    编辑: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