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影视寒冬,明星们也会面临失业?

导读
迪丽热巴、霍建华、明道等明星都曾表示过今年空窗期很久了,2019年似乎进入了娱乐圈影视寒冬期,很多曾经大红大紫的艺人作品播出几乎为零,更多从镜头前见到他们的机会反而是在综艺节目中,整个2019年65%的演员无影视剧播出。“无戏可拍”,其实是影视行业大震荡的余声。

640.webp.jpg


影视行业并不乐观

 

影视行业寒冬未退,2019年今年前三季度,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共646部,比去年同期的886部减少27%;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共24617集,比去年同期的35209集减少30%;横店影视城官网剧组动态公告则显示,今年开机剧组比去年同期下滑了45%。

 

从2018年5月份爆出“阴阳合同”、影视行业二级市场一天蒸发超百亿市值开始,影视行业骤入寒冬。“头部流量有戏拍,腰部流量混综艺,尾部流量惨失业”的艺人生态,也被残酷展现于台前。


640.webp (1).jpg

妻子的旅行》剧照


随后而来的针对影视行业的税务严查、明星限薪以及影视公司霍尔果斯大逃亡事件等,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相继倒下。

 

从今年三季度的财报数据来看,各大影视公司盈利不佳,整个行业依然没有摆脱下滑的困局。在可比的14家公司中,业绩报喜的只有北京文化和华录百纳,前者业绩增长超过100%,华录百纳则扭亏为盈。光线传媒、华策影视等7家公司虽然实现盈利,但净利润降幅都超过了50%,华策影视和欢瑞世纪更是下降超90%。华谊兄弟、唐德影视等五家公司则是陷入亏损的泥沼,曾经的明星股华谊兄弟更是巨亏6亿多元。

 

另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有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具体表现为公司状态注销、吊销、清算、停业。长视频平台同样增长承压,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前三季度付费用户净增量仅为1840万和1120万,去年同期是2990万和2800万,同比大幅下滑。

 

限薪令带来的震荡下,国内影视圈进入了阵痛期,很多项目被迫停产,影视作品制作数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减少,从一线到三线,从老人到新秀,能接到的戏越来越少,明星们的收入也呈断崖式下跌。泡沫破灭后,平台更加谨慎,投资愈加缩紧,而观众对演员的要求也提高了许多。


640.webp (2).jpg

庆余年》剧照


今年3月份传得纷纷扬扬的限古令,也让大量古装剧在影视公司的库存里积了灰。如今正在热映的《庆余年》,早在去年8月就已经杀青。刚刚上映没几天的《剑王朝》,杀青时间比《庆余年》还早4个月。如此规模的头部剧尚且挤压这么久,资本退潮下演员们的演艺生涯会受到多大影响自不必说。


演员就业也很难

 

今年前三季度,影视产业受到市场和政策的双重风险,呈现出资本谨慎、生产减量、播出和上线减量等多个特征。在二八法则下,虽然一线明星依然坚挺,二三线艺人则靠综艺露脸刷存在,行业尾端的艺人只能失业转型,整个行业资源都在阶梯降级。但即便是身居一线,明星薪酬也面临大幅回落。2018年8月行业多家平台、片方发起联合限价,控制艺人片酬及外采剧采购价。爱奇艺CEO龚宇在今年2月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上表示,演员价格直降,“目前一个顶级演员的片酬是5000万元人民币,以前曾经高达1.5亿元。”

 

全部演员中,一年能有5部及以上作品播出、在观众面前频繁露脸的明星实在是极少数——在全部演员中的占比不过1%。大多数演员在2019年并没有刷到什么存在感:20%的只有1部作品播出,更有65%的人这一年中就没有在影视剧里露过脸,不管是作为主角还是配角。2019年没有作品播出,不仅意味着整整一年都没有曝光量,背后可能是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工作邀约。

 

这一切都开始于去年推行的明星限薪令,限薪令要求全部演员、嘉宾的总片酬不得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主要演员片酬不得超过总片酬的70%,单部片的总片酬最高不得超过5000万元,单个演员的单集片酬不得超过100万。


2017.1—2019.7国内单月备案电视剧

640.webp (3).jpg

数据来源:电视剧电子政务平台、东兴证券研究所、燃财经


一线明星虽然情况好点,但是2019年露面的机会也并不多,反而是一些年轻演员迅速崛起。杨紫在两年内上映了八部作品,肖战比她还多一部,还有杜江、朱一龙等,也是一部接着一部。除了他们,更多不知名的年轻演员出现在市场上。低身价的流量明星加上更低身价的潜力新人,让限薪令下身价依旧居高不下的大腕明星丧失了竞争力,他们不再像以前那么不可替代。

 

大IP和流量明星是高收视率和高点击率的保证,这是以前全行业的共识,明星的影响力早在影视剧上映前就显现出来,他们在全网的人气数据成了项目投资评级的基础,很多项目都没有开机,只确定了明星主演,电视台和视频网站就会买。但是在明星和影视公司偷税漏税被揭发后,掌握播放渠道和资金的视频网站顺应整个行业限制“天价片酬”的政策走向,联合抵制明星高片酬,将采购价格压到了成本价上。定价权在下游,上游制作公司的资金压力瞬间到来。一些已经制作完成的项目砸在手里,卖也不是,不卖也不是。而在可预期的未来,影视行业的毛利率将大幅下降,资本闻风而动,纷纷逃离,留下刚入局的几千家公司干瞪眼。


挑战也意味着新的生机


资本退潮并不代表着整个影视行业出现了退步。随着寒冬期的到来,整个行业开始冷却,但并非没有生机。2019年国内电影市场比去年提前24天实现了600亿,可见电影市场依旧充满潜力。


独立影视公司生产内容的单一性和不稳定性导致了寒冬时期大量资本逃离成为必然现象。再加上口碑对票房的强力推动作用,促使资本开始更多地关注作品内容本身。为了避免上市影视公司营收不理想的问题,大资本开始参投电影单片,而非影片公司。而且,他们参投的影片中,出现了不少票房表现不错的作品,比如今年国庆档的《中国机长》、《攀登者》等。


640.webp (4).jpg


目前资方直接参投电影项目获得的利润回报显然要比投资影视公司获得的营收收入高的多。在目前口碑与票房表现成正比的市场情况下,资方将资金直接融到电影项目上,在选择项目时就会更为谨慎,资源肯定会更加倾斜于高品质的内容。资本市场的变化会让整个行业更加重视高质量内容的打造,也会使整个行业的发展更加正规化。国内电影市场将在这些大资本的带动下,迈入下一个阶段的新资本时代。


随着政策严控、资本回归冷静,影视行业正在面临更大的考验。寒冬是挑战,但也是洗牌的机会,只有在这个暴风中坚持下去,才能看到未来的希望。而对于演员群体来说,残酷的环境下只有拼命才不会被时代抛弃。

关键字:胡润百富、影视
编辑:晋慧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