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收入16亿,网红泡泡玛特要上市了!

来源:胡润百富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6-02

2020年6月1日,国内潮流玩具公司泡泡玛特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在港股上市。此次上市所筹集的资金将用于泡泡玛特消费者接触渠道及海外市场扩展计划、潜在投资收购、提升业务的数字化程度、扩大IP等用途。

640 (1).webp.jpg


泡泡玛特成立于2010年,目前已建立起了覆盖潮流玩具全产业链的一体化平台,包括艺术家发掘、IP运营、消费者触达及潮流玩具文化的推广,是中国最大且增长最快的潮流玩具公司,IP是公司的核心业务。


去年开始,盲盒在年轻人群体中风靡一时。盲盒是当下年轻人喜欢的一种玩法,盲盒里通常装的是动漫周边,一般是玩偶形态,价格多为几十元一个。由于提前不知道盒子里是哪个玩偶,只有打开才会知道自己抽到了什么,不确定的刺激会加强复购率。在社交平台上,不少人提到,为了抽到心仪的玩偶,“成箱成箱往家搬”,“一年买了3000多个”。

从收入及利润角度看,泡泡玛特在2019年实现了飞速增长。2017-2019年,泡泡玛特营收分别为1.58亿元、5.14亿元、16.83亿元,后两年增长率分别达到225.4%、227.2%。

640.gif


提到泡泡玛特,不得不提的盲盒娃娃便是号称潮玩一姐的“Molly”系列。很多人入坑“盲盒”的第一件玩具就是那个有着湖绿色眼睛的傲娇小女孩“Molly”,从此便痴迷于“抽Molly”到无法自拔。一个堪称疯狂的数据是,在天猫发布的第一个Molly系列,每套售价708元,200套售罄仅用时4秒。2019年,Molly 卖出4.56亿元。闲鱼上交易最热门的十大盲盒产品中,Molly排名第一。

二次赴港上市

尽管去年爆火,但泡泡玛特并不是一家新公司,早在2010年就已经成立。2016年之前,泡泡玛特曾连续3年亏损。数据显示,2014年、2015年、2016年1-5月,其营收分别为1703.21万元、4537.53万元、2942.61万元;净利润分别为-277.29万元、-1598.04万元、-2483.53万元。

640.webp.jpg


引入盲盒玩法,并开发出Molly之后,泡泡玛特收入快速上升。去年双十一,泡泡玛特当天天猫旗舰店的交易额达8212万元,超过了乐高、LineFriends等知名玩具品牌。


2017-2019年,泡泡玛特净利润分别为156万元、9952万元、4.51亿元,实现了高速增长。


今年4月,泡泡玛特完成Pre-IPO轮融资,金额超过1亿美元。


2017年1月25日,泡泡玛特在新三板挂牌,2019年4月2日起终止其股票挂牌。2019年,年轻人旺盛购买力的推动下,泡泡玛特走上了再次赴港上市之路。


IP之战


如同Molly之于泡泡玛特的重要性,一个好的IP对于整个潮玩经济往往有着决定性的意义。


“每个艺术家背后都是一个IP,然后诞生了以艺术家IP为核心的市场。”泡泡玛特创始人王宁曾表示,泡泡玛特相当于在这个市场搭建基础设施和生态,通过工业化和商业化的改造,让它走到了拥有更多消费者的主流文化面前。


640.webp (1).jpg


因此,某种程度上,潮玩经济的竞争,其实就是一场IP争夺战。


纵观全球潮玩经济,市场空间巨大。泡泡玛特招股书提到,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在可支配收入增加潮流文化产业迅速发展,尤其是越来越多优质潮流玩具IP与市场成功孵化的推动下,全球潮流玩具市场规模从2015年的87亿美元增长至2019年的198亿美元。虽然中国的潮玩零售市场仍处于早期阶段,但在过去几年也保持了快速的规模增长。


千亿商机面前,潮玩市场的入局者也越来越多。这意味着,市场上的潮玩IP也在不断增多,竞争态势愈发激烈。而纵然泡泡玛特目前是中国最大的潮流玩具品牌,但在“速生速死”般不确定的IP属性下,泡泡玛特依旧面临着“风有可能停下”的风险。


泡泡玛特在招股书坦诚,潮玩文化产品的生命周期较短,不断变化的消费者品味及不断变化的利益,加上消费者者感兴趣及所接受消费品不断变化,使得若干产品及内容无法被消费者接受,而其他产品及内容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受欢迎,然后迅速被取代。


而泡泡玛特获授权IP的受欢迎程度直接影响着公司的销量及盈利能力,潮玩行业对获取授权IP的竞争可能会对泡泡玛特以商业合理的条款获得、维持及续期现有授权的能力构成挑战。


640.webp (2).jpg


换句话说,对于整个潮玩行业企业而言,IP是盲盒里的核心内容,选对IP才是走向消费者心中的第一步。


然而,要知道的是,IP所代表的意义并不是一时的爆款。某潮玩品牌创业者分析表示,“要想像美国、日本一样推出能够活跃多年的IP形象,需要全产业的助推,尤其是后续IP授权、产品商业化的持续运营。这期间,维持热度比引发热潮更重要。”


根据泡泡玛特招股书,目前公司运营有85个IP,其中,最大IP Molly 2019年卖出4.56亿元。2019年泡泡玛特全年收入16.83亿元,Molly贡献率超过四分之一。

如何开发出下一款受欢迎的爆款,是泡泡玛特面临的问题。最后泡泡玛特在招股书中称,公司无法确保Molly的受欢迎程度能一直保持在其现有水平,如果Molly受损害或未能保持其目前对消费者的吸引力,则将面临没有替代品的困境。

640.webp (3).jpg


当前潮玩市场上,泡泡玛特是头部公司,其他盲盒品牌也正在追赶。另一个潮玩品牌酷乐潮玩盲盒销售额也已上亿,同时,另一些跨界品牌,例如名创优品也在售卖盲盒。

包括泡泡玛特在内的潮玩公司瞄准的都是年轻人市场。但年轻人心态易变,去年到今年,炒盲盒之外,年轻人还加入炒鞋,炒娃娃,炒头盔的大军,如何持续吸引年轻人的兴趣,保持年轻人的购买欲望,是正在上市中的泡泡玛特需要重点发力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