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洋过海的7.3亿只口罩,一场跨境物流的大考

来源:胡润百富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2-19

有位以个人名义从海外购买口罩的捐赠者,因其口罩在中国海关被截,而打趣地说“现今做好事都那么难。”其实不是做好事难,而是这一次的入关捐赠物资数量,远超出了预估范围。

自疫情开始,国内的医用防护用品存量纷纷告急,即使多家医用品厂商于过年期间加班加点,都无法赶上医院及普通百姓的需求。此时,许多跨国企业、名人及个人捐赠者都将目标转向了国外。一时间,海外成了补足突如其来的疫情所致的物资缺口的关键力量。以一线急缺的防护服为例,春节期间,国内防护服生产能力为每日1.3万套,而仅湖北省的日均需求就达到了10万套。


640.webp.jpg


另据海关总署12日发布的数据显示,1月24日(除夕)至2月11日,全国海关共验放进口疫情防控物资8.7亿件,价值28.4亿元。其中口罩7.3亿只、防护服741万件、护目镜154万副。此外,进口的消毒物品153万件,药品222万件,医疗器械134万件。其他的还有红外测温仪17.5万件;其他防控物资1426万件。这些数字对于国内所有的跨境物流企业来说,是一次大考。


“运口罩好似贩毒”


为了抗击疫情,我们每个人都减少出门,待在家中通过网络了解疫情的进展。不过,我们很难通过媒体与电视得知,在疫情期间要从国外进口一批口罩的困难与复杂程度。


timg (1)_副本.jpg

2月2日,歌手胡海泉在新加坡樟宜机场靠“刷脸”找到十几个中国家庭,让旅客们帮忙带了14箱物资到中国,共计16万只口罩。他赶上了某航空公司停飞前前往中国的最后一个航班。那一天起,新加坡政府禁止所有过去14天曾到过中国大陆的旅客入境,暂停签发签证给来自中国的访客,多家航空公司宣布停飞中国。


1月31日的凌晨,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这是世界卫生组织传染病应急机制中的最高等级,亦是全球的第6起。在这之后,不少国家开始采取入境管制措施,多家航空公司也选择停飞或者减少往来中国的航班。例如,“美国三大航”美国航空、达美航空、美联航均取消中美航班。


显然,不是所有人都有明星的引力场。据一迪拜华人表示,其准备了2300个口罩想托人捐到国内,但2月5日起,阿联酋两家航空暂停了去中国的部分航线,他的寻找并不顺利,很多旅客不愿意去管这些事,让人帮带口罩,有时也会遭到别人的白眼。


在航空资源极度紧张的情况下,凭借浩大又细致的“连接网络”,境外的一些物流企业也许能有百分之一的机会。2月初,在欧洲的温州侨胞们筹集了152万个口罩、防护服等医疗物资,货齐了,却面临无法运送回国的难题。当时(2月4日),已有46家航空公司宣布停飞中国,超过8000航班被取消。焦急的温州商人们把电话打给了东南亚一物流企业。


该企业将这152万件物资先安排到了马德里的仓库,但这批货量级太大,欧洲和中国的航班又每天都在大面积取消,连续三四天,都无法订到舱位。志愿者们为此发了上千条信息,沟通和争取所有可能的欧洲回国舱位。如果一直订不到,这批152万件货将被拉到比利时列日,搭乘包机回国。


faedab64034f78f0157876537de53d53b2191c7d.jpeg


所幸,志愿者们“广撒网”的沟通得到了及时的回应,东航得知了这批捐赠物资后,决定调整原先运输计划给予支持。第一批10万件医疗物资被优先运走,2月5日,这批货已到达了疫情严重的温州,剩下的142万件也在2月7日抵达了杭州、温州、丽水等捐赠人指定地点。


和停飞相伴的是涨价,从洛杉矶到上海的航空公司的报价原本折合人民币大概每公斤6元到7元,随着航班越来越少,价格已经涨到差不多将近30元,翻了将近5倍。欧洲到中国的运费则从每公斤0.4~0.5欧元涨到了4~5欧元。


一些志愿者们用公司的资源免费帮捐赠者运输救援物资,但随着成本的暴涨,他们也不得不考虑是不是得收取费用了。


0.jpg


直飞的机会变得少之又少,口罩的运输越来越大费周章。志愿者给货主们提供了很多替代方案,北京、上海、广州、香港是中国的四大国际机场,大概率会有航班;全球有3大自由贸易港——迪拜、新加坡和香港,这也是全球空港的核心中转港,航班密集,可以作为集货中心,只要全球的物资能先集运到这3个港口,再发往中国的四大机场可能性都比较高。如果实在等不到航班,还有一个更折腾的办法:可以先把货运到韩国的仁川机场,再空运至中国;或者从仁川机场拉到仁川海港,再经过34个小时的海运发到青岛、威海和烟台。


以巴西为例,一般情况下,南美洲国家运输路线是通过当地某个主要机场发到美国的迈阿密或洛杉矶机场,再发往中国。如果美国航班停运,这批货需要采用空海联运的方式:巴西——英国伦敦——法国巴黎——荷兰阿姆斯特丹——德国法兰克福——中国香港——韩国仁川——中国,至少花14天时间。而如果继续停飞下去的话,未来的货物只能走海运的方法了。


“现在进个口罩,就像贩毒一样。”一位过去20多天忙着从海外将稀缺而珍贵的医疗物资往国内运送的货运代理向媒体无奈的表示。


海关开通快速通道


1月26日,海关总署宣布将为捐赠物资入境开设“绿色通道”,加快免税进入。如果不走绿色通道,按一般贸易进口,口罩需要缴纳交19%的税。但如何自证是“捐赠”?捐赠要向省市级慈善总会或红十字会出具《海外捐赠意向书》,《捐赠物资清单》以及《捐赠方和受捐助单位的捐赠协议书》,说明捐赠主体、物资品类、单价、数量、总价、联系、受赠等信息。之后,上述公益机构向提货单位或报关公司(例如上述的江苏泓程)提供《受赠接受境外慈善捐赠物资进口证明》及《捐赠物资分配使清单》于办理报关手续。凭借这两份文件,海关才能免税放行。

 

口罩的运输过程大致分为国外各地区内陆运输、仓库汇总集货、国外制单报关、国际干线物流、国内清关、仓库分拣货物、提送货等步骤,涉及发票、装箱单、空运提运单、到货通知等等。


W020200209433516977957.jpg


一货运代理表示,有人说进口一个口罩就像贩毒一样,虽然有点夸张,但老实说,目前所做的每一票确实都很难,为一件事打上百个电话都是有可能的。最忙的时候,24小时基本不睡觉,晚上和美国联络,白天和国内的机构对接。

 

个人想把口罩寄回国是个不容易的事儿。国际快递(如DHL)是个人少量自用的物资,物资量一大就不能走这一渠道。每个国家都有相关规定,个人寄出的包裹不能超过某个重量或者货值,否则需要export liscense(出口执照)。而菜鸟的绿色免费通道也只针对机构团队,要求具有出口资质EOR,单次运输货量满足100公斤。

 

如此多的货物运往国内,这对于国内所有的跨境物流企业来说,是一次大考。

 

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在这过程中发现,此次医疗物资进口暴露了中国一大短板——缺少本土的像DHL、KN、DB Schenker这样的全球物流网络。该人士表示,如果控制了物流网络,所有的点都是你自己的,就有触角伸到当地找货源,少走弯路。譬如,舱位的分配、运力的调配都以救灾物资为先,不必受制于人,就像顺丰在全国有自营体系一样,可以随时调动。

 

飘洋过海,子弹等待上膛。前方的仗还在打,面对如此数量庞大的海外捐赠物资,中国海关总署近期也多次发出通知,要求对于进口疫情防控物资实施快速通关。对专门用于疫情防控治疗的进口药品、医疗器械等,包括通过各类运输方式进口、旅客携带和通过邮寄快递方式进境的疫情防控物资,做到即到即提,以最短的时间投入疫情防控。而如何能快速地到达最需要它们的人手中?这又是另一段不算容易的奔波之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