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静波:诺亚其实很真实

来源:胡润百富 作者:Angela Yan 发布时间:0001-01-01

“诺亚方舟”,一艘根据上帝指示建造,于危难间孕育新生的大船;“斯特拉底瓦里”小提琴,一把由制琴大师安东尼奥·斯特拉底瓦里匠心打造,价值百万美金的传世名琴。前者,汪静波将它作为公司的名字;后者,汪静波选取它的“琴头”作为公司的Logo。这一程,诺亚追求的不仅是基业常青,还有精神传承。

诺亚汪静波3_副本.jpg


 汪静波

2016胡润百富榜 第1371名

诺亚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CEO,1972年出生于四川成都,在金融与财富管理行业拥有超过20年的从业经验。2005年8月,汪静波带领创始团队独立运作诺亚财富,2010年11月10日成功登陆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是中国内地首家上市的独立财富管理机构。截至2016年Q4,诺亚财富累计财富管理规模3,808亿,资产管理规模破1,200亿,在上海、北京、广州、深圳、杭州等71个城市设有185家分公司网点,为超过13.54万名高净值人士及企业机构提供专属的综合金融服务。


四月的午后,我们在诺亚位于上海杨浦区的总部,一栋由老厂房改造而来的七层小楼里见到了汪静波——这位仅用时5年就将诺亚财富由一个微型创业团队,打造成第一家在美上市的中国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的传奇人物。

 

不同于成都女子的外向、泼辣,也不似女老板的精明、强势;汪静波反而有点像个上海姑娘,一如张爱玲对上海女人“白、糯、软、甜”的描述,她很容易就给人一种亲切感,剪着赫本式的短发,也没怎么化妆,披着一条黑色围巾,就盘坐在椅子上和我们聊起自己稀松平常的生活。


“坚持自己认为正确的事”

诺亚财富总部办公楼外观_副本.jpg

▲ 诺亚财富位于上海杨浦区的总部

1972年,汪静波生在四川成都的一个音乐世家,父母、姐姐都有很高的音乐造诣,但她偏偏五音不全。为了融入家庭氛围,汪静波还小的时候就每天偷偷练习唱歌两个小时。大概是因为从小就和“人生需要努力”这件事达成共识,所以即便后来被迫创业,她也在努力践行着这条路。

 

从2005年独立运作至今,诺亚财富在她的带领下仅用了12年的时间,就将财富管理规模经营至3,808亿,资产管理规模破1,200亿,公司遍布中国大陆、香港,美国硅谷、泽西……尽管很多人把她的成功归于时代的机遇,她也始终以“时代”为回应。但她所取得的成绩以及合作伙伴对她敬业度的肯定,都让人无法忽视她的努力。

 

更可贵的是汪静波没有试图将诺亚包装成一个“完美”的公司,反而愿意暴露它的“缺点”,“诺亚其实很真实,这也是我们最坚持的地方。”与此同时,她也并不避讳客户对他们的“质疑”,“常有人问我‘为什么别人清算T+0就可以到账,你们却要T+10’,其实T+0的存在是不合理的,我们也反对这样资金的拆补。”坚持自己认为正确的事,而不是一味喂养市场的贪婪,是汪静波与诺亚共同的选择。而在资金池的问题上,汪静波强调诺亚做到了所有产品全部隔离,“假如哪天我不做了,客户的资产在诺亚,和现在不会有任何区别。”

 _DSC3838_副本.jpg

▲ 诺亚财富位总部门廊

在和汪静波的对话里,你会发现她对于原则的坚持——我想做、我该做的;在和自己达成共识之后,她不会在意旁人的非议,踏实践行,对得起自己的付出就好。“做财富管理,很多人对我们有很高的期待,但有些期待我们无法承受。就像我们不敢保证每个产品都盈利,但我们的努力一定都是百分百。”她如是解读诺亚与上万个客户之间的关系。

 

而她对诺亚“大爱”的理解是,是对客户负责,帮助客户理解市场风险,并服务有共同价值观的客户。“管别人的钱比管自己的钱压力大多了,管老公的钱我更轻松一点。”


“诺亚仍是创业公司”

_DSC3801_副本.jpg

▲ 诺亚财富总部办公内景

最近,汪静波在湖畔大学学习,让很她受触动的是马云的一句话,“马云说,他更喜欢追求长期发展的‘西雅图模式’而非做大就卖掉的‘硅谷模式’。所以西雅图有星巴克、亚马逊、微软……它们都是高科技的、新零售的服务,但都非常追求长期发展。我们所在的财富管理行业,同样值得长期投入,所以我也不会把公司卖掉然后考虑财富传承。”

 

如今站在全球化的起点,汪静波对这个行业有着最直接又最简单的坚持,她希望诺亚能成为中国未来的UBS,而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与挑战,本身就是一种收获。至于全球化中最重视的“游戏规则”,汪静波坦言,是文化,“只有融入、理解了当地文化,才能更好地服务当地的华人客户。”与此同时,汪静波也预言未来的20~30年,在内在因素的驱动下,财富管理将出现两大趋势:“一是,中国客户的全球资产配置需求将随着中国企业的发展更加紧迫,我希望诺亚可以参与他们的成长;其次,中国将成为全球移民华人投资理财的风向标,因为中国一定会成为全球经济体量中最重要的参与者,甚至可能阶段性地超越美国。我们也希望,当移民者再回来看中国的投资时,诺亚会是他的首选。”

 

_DSC3810_副本.jpg

▲ 诺亚财富总部会议室

那么,创业、守业、再转型,于她而言哪个阶段最难,汪静波把披在身上的围巾略略松开些,莞尔一笑:“到现在,我认为诺亚仍是创业公司,最好的防御是进攻。”


“我们是有品质的相处”

书籍阅读

汪静波:我和秘书隔一段时间都会整理一遍书单,再选购。但现在看电子书多一些,方便携带,也便于开放阅读笔记。最近看的一本书是《入门》,讲的是成熟的人要学会修炼矛盾的统一,善于沉默和倾听的人更善于表达。

旅游度假

汪静波:我们现在做的以诺教育就是带领大家走全球,我也挺喜欢这种分享。像冰岛、以色列,很多地方都很棒,但旅行最重要的是和谁去,有时候不是因为它的风景,而是团里的某个人,你们讨论的某些事让这个旅程变得更有意义。

放松方式

汪静波:现在每天都会打坐静心,床上、车上、飞机上、工作、开会……任何时候我都会打坐,觉得盘腿坐特别舒服,时间上不设限。刚开始打坐的时候,一闭上眼睛就思绪万千,但现在好了慢慢找到身心平衡、放松的方法。


采访隔天,恰逢儿子12岁的生日,汪静波极自然地和我们聊起了作为一个母亲的家常,“还没来得及准备特别的礼物,但我们已经商量好去吃米其林餐厅。”说起儿子,她的语调轻快了起来,“他喜欢美食和烹饪,我挺支持,毕竟会做饭的‘暖男’很受欢迎。”她和孩子的相处原则是“相互尊重,又彼此独立”,“我们是有品质的相处,像朋友一样。

 

尽管和大多数母亲“朴素”的愿景一样,汪静波希望儿子可以活出自己的天赋才华,“在小朋友的环境挣扎、成长,找到他的友谊。”但她同时也有期待,一如看到陈东升以“哈佛中国论坛学生主席父亲”的身份,坐在第一排聆听孩子时,她发的微博:“感动,羡慕,期待我自己坐在第一排的日子…… ”而她最近一次发现儿子已经悄然长大,是在与他去打网球比赛的路上,询问他何时才可以不用陪同。没想到,儿子反问:“你没觉得现在是我在陪你吗?”

 

看起来,汪静波选择了一种几乎全中国女性都羡慕的生活,既有新式女性的独立与自主,又有旧式女性的完满与温馨,但其实她拥有的是岁月磨砺下的智慧。如今汪静波的生活依然简单且有规律:基本6:30起床,7点多出发,8点到公司。闲下来就打坐、看书,将读书笔记发布到自己“文思静语”的微信公众号上;与先生的相处也融洽自得,是彼此需要的“唐僧和悟空”。要说还有什么不完美,那可能是:“对于工作,有时候都觉得太投入了。”


对话汪静波

诺亚汪静波1_副本.jpg

《胡润百富》:现在的财富管理行业,与您在2003年刚入行时相比,最大的变革在哪?诺亚又是如何在互联网时代下,应对财富管理2.0时代的?

汪静波:应该说,这个行业越来越规范化。以前中国经济因发展速度过快,有些问题就被忽略了。但这几年下来,泥沙俱下,我们就像“老司机开车,越开越害怕”,对行业也更有敬畏之心。过去可能只是提一个构想、讲一个故事,大家就相信了;但现在行业的运作更加精细,需要更扎实地践行。

2014年,我们觉得互联网冲击特别大,但今天我们觉得在高净值人群的财富管理上,互联网冲击不了,扎克伯格还需要线下理财。或许我们的新客群,年轻人、白领一族正在逐步形成新的消费习惯,未来机器人理财也有可能,但他们服务不了高净值人群,高净值客户需要眼睛对着眼睛的真诚互动,而不是简单的“鼠标+ 键盘”。


《胡润百富》:随着诺亚不断地壮大发展,目前在产品线上更多关注哪些方向?

汪静波:现在比较关注综合服务。创业之初,我们更关注产品驱动,也不太理解UBS一站式服务的理念。但是当我们已经走过十年,我觉得不能再简单地看产品驱动,而是客户整体的解决方案、全球配置,以及家族传承、保险、教育等等,非常综合。中国的财富管理也正在进入从产品驱动向综合服务驱动过渡的阶段。现在再去看欧美的这些银行,他们在12年前就已经领先了我们至少十年。

 

《胡润百富》:出于企业家们对“家族传承”的迫切需求,国内出现了很多家族办公室,您如何看待这一类机构?诺亚在这方面又是如何布局的?

汪静波:标准的家族办公室还是以投资为核心,通过投资来达到一个新目标,或是完善产业布局,诺亚属于这一类。但现在国内比较多的是偏服务管理,帮客户打理游艇、飞机、拍卖等,需要和家族走得特别近,其实不太好做。真正做投资的基金经理、投资经理等,会希望更独立的空间,而不被一个家族掌控。所以家族办公室要明确自己定位,要么做服务,要么就是做投资。我们的家族办公室肯定是偏投资的,关注较多的是配置端,帮助客户在非主营业务上去做投资和布局。也许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本身的行业衰落了,但他投资的行业全部成长了,这样也算是一种风险规避。

 

《胡润百富》:作为一名优秀的女性企业家,您如何理解这个身份?认为当下女性创业的优、劣势分别在哪里?又如何看待现在的创业潮?

汪静波:我认为男性和女性其实都是一样的,我自己也可能是“雌雄同体”,所以我也不喜欢女权主义,我觉得女人作为女性,温柔、喜欢打扮购物,还是非常令人愉快的。至于创业,其实是个人性格的差异,而非性别。不过大趋势下,创业拼的不再仅是体力,女生的短板就不会那么明显了。但是在创业过程中,女性对于母亲的责任,以及家庭的顾虑,一定比男企业家承担得更多。

对于创业潮,我觉得用鼓励创业的方式去配置整个市场的资源,比过去通过银行、政府配置资源要优秀得多,而且更健康。尽管可能90%的创业公司都会死,但他们会变成火山灰,变成肥沃的土壤,孕育出属于中国的参天大树,我们应该支持。而且,就算是公司死掉了,这个创业者,一定会获得很多收获。